南華傳媒資訊網  傳媒匯庫   訂閱雜誌  e-Magazine  職位空缺   
快週刊 3週刊 旭茉JESSICA完全女人手冊 CAPITAL WEEKLY CAPITAL MONEY 兒童快報月刊
    會員名稱: 密碼:
訂閱方法
  主頁 | 快人快語 | | 娛樂新聞 | 娛樂8達通 | 專訪/名人 | JESSICA 消費理財 | 專欄 | 外娛
逾期  
 在Facebook上分享

深情快語

笑看風雲 黎 耀 祥

撰文•Irene

攝影•陳縱宇

服裝•Bally

場地•Spasso

個子既不高大威猛,兼沒有玉樹臨風外貌的黎耀祥,

完全打破個人宿命,成為兩屆視帝,地位和收入雖提高了,

但他依然沒有一般巨星
排場,並無髮型師、化妝師、助手跟身,

相反身邊只有一位身兼經理人、司機、褓姆、助手的賢內助在旁打點一切,

可見得獎後,他的生活依然。

在訪問的過程,由換衫、拍照做訪問,

祥仔都是分秒必爭,像要與時間競賽,不想浪費任何時間,

忽然間又想起《巾幗梟雄》柴九那句金句:「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做人真係要把握好每一分每一秒。

祥仔對此十分認同,人生同演戲一樣,希望大家多些經歷人生,

會否得到名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享受這個過程,

不要老是想要賺幾多錢,而係要感受身邊的一切!」

連續成為兩屆「視帝」的黎耀祥,外間人一定以為他水漲船高,工作多,身價高及收入多,但祥仔大方表示大家估計錯誤,其實他的收入反而不及第一年硉曮珓嶆n,因為每間公司無理由年年搵你。不過,今年真係冇停過,以為《天天天晴》十月尾拍完,可以放兩個月假,但接住台慶、頒獎禮,十二月又《東華》、《仁濟》,《公益金》又要行,連《IQ博士》再出街,都搵他配音,又拍了一個《東部華橋城》旅遊特攝,總之TVB乜都關佢事,而家又要為《法證先鋒III》開工,幸好排除萬難下,都度到期在農曆年去美加登台,一來搵錢,二來又可以當放假去旅行,都算有幾日放下劇組的工作。

被無身咱峈熔誑J,原本安排他做一個全新的遊戲節目,不過祥仔卻推了公司的好意。「每個星期盓琱@日時間,劇組邊有可能放我一日?如果劇集和game show俾我揀,我寧願揀拍劇,我喜歡演戲多些,自己冇特別想發展乜野,我覺得演員就係演員,唱歌、登台係賺外快,主力都係做戲,可能有人得,自己認為會分髐腄I」

—欠缺奮心—

在劇集方面,早前《大太監李連英》在節目巡禮播出的片花戲味十足,角色人選方面肯定非他莫屬,更可機會憑此劇三度成為視帝,「現時拍《法證》都會去到四月幾,暫時仍未收到風係邊個監製,可能都未必趕到今年出街,在我而言真係冇所謂,你叫我演街市佬都冇所謂,因為演任何社會上的階層人物或歷史人物,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每個人都不是我的故事,就算你叫我扮演皇帝,都未必特別做得好或者挑戰大,要睇劇本點寫。我份人其實冇乜鬥心及大志,唯一原動力就是;諗到在生活中的細節、人性、觀感、視野放射在劇中人物上,我就會好滿足。

「曾經有人問我想演乜類型的戲?我真係冇諗過,俾乜角色都做,亦冇想過做導演,自己不是一個好有創作意欲的人,我只係鍾意感受,去感受那個過程,點解話自己冇鬥心、冇大志、冇理想,因為我不似有些演而優則導的人,不是有很多事情要表達,我只係想住去做演員就好滿足好開心。」

—角色揣摩—

扮齞辿齞邞熔誑J,在揣摩角色的性格,原來有其獨門秘方,「我幾奇怪,係靠靈感,不會成日睇劇本,大約知道個角色如何,就會諗個角色會係點,創作過程我幾催眠狀態,不是真的催眠,只是幻想,假如你係鶣蛂A當發白日夢,去到鶣袚|點,我係一個咁樣鴾H又會點?假設,當曾經有個咁樣鴾H和事,套入自己度,如果我係那個人,我又會感覺到乜?代入現實係咁樣,成件事會係點樣?成個節奏係點樣?劇本有好多空間冇寫出來,同埋寫不到出來,感覺要自己補充,點樣出來的人物會好真實。

「我有時去一間餐廳,見到某些人,那些人講說話幾得意都幾高調,自己就會諗對方做甚麼職業,觀察對方,對演員很有幫助,演員不止只是演,要準備要去幻想去諗,我會成個套餐做,亦好靠靈感,當中有個人觀感、親身經驗,演戲要立體,如果你只得單方面是不夠立體感。」

—高峰回落—

現時身處山頂位置的他,揚言沒有高處不勝寒的感覺,更不怕由高峰跌落平地,「我不認為紅了有幾巴閉,因為我的標準不在這裡,世界係咁,上完山就落山,有幾多個劉德華?譚詠麟?成個圈你數?紅三、四十年?有幾多個?就算發哥(周潤發)都曾經有一段時間都係回落,冇所謂,我接受的,我都做了廿幾年,有乜接受不到?有乜未見過?我面對不是紅不紅的問題,近幾年不介意自己紅不紅,有冇人識?加上近幾年很幸運,即使未有《巾幗》,我之前的角色,觀眾都鍾意,自己的成績已有,《西遊記》天蓬元帥、《楚漢驕雄》韓信、《秀才愛上兵》的青天狀師,都被觀察認同,作為演員已成功了,我認為在圈中不是用物質,或別人的標準去界定你的成就,因為市場同你的演技未必同步。」

事業在高峰位置的祥仔,亦有低潮的時期,發病期為三幾年出現一次,他解釋病因,「演員好受情緒影響,不是有冇成績或者紅不紅,係你拍了一個甚麼戲。我鍾意演戲,演戲等如生命的一部份,如果我做了一些冇意義的事,就等如浪費自己的生命,若拍些冇謂、無聊戲,好浪費時間,自己付出咁大心力去做,但原來機會都不是想像中那樣,就會想,不如算了,出去搵過第二份工,搵啖食算了!

「目前有少少成績,不代表我情緒好高漲,低潮期會想發展不好,我做蟆腆A呢?仲可以有乜做?追求甚麼?演戲演到一個階段你就會諗,不是要紅些,或要搵多些錢,係演出質素方面的追求,對我來講,演戲不止是演戲,是思想上的探求,和出路。」

—醉心演戲—

演了廿多年戲的祥仔,曾經演過無數的角色,他可有擔心他朝有一日在演技上會出現「滑牙」情況?「我諗唔會,都有考慮呢個問題,好得意,當我發覺去做又冇事;當預備時會想,個角色會有乜突破?很自然又會搵到新意加入去。好似《法證》是演法證人員,是新嘗試,演戲係人生,演戲係藝術,亦係與生俱來,後生仔入行唔好諗一定要紅,要諗享受每一日去拍戲,享受你去做茄喱啡,你就賺晒,你唔好嫌TVB人工奀,幾舊水一個騷,要我返去企一日,企一日你賺髐@日,不是黥X舊水,而係難得的人生經驗。你應該諗一間大公司俾緊機會你,係你的個人得荂A人不能總是想,一日能夠賺幾多錢?目前你就算給我一億身家,我肯定都係醉心去演戲,我真的很喜愛演戲。」

夫妻同心

當年黎太抱住囝囝與祥仔出席《西遊記》的宣傳活動,事隔多年,其子長大了,讀中一,再不用她抱抱,她由一個背後女人,做了丈夫的經理人頂上半邊天,黎太笑言:「雖然囝囝唔使抱,但每朝七點就要車佢返學,之後就處理老公的事務,我現時正為佢兩父子打工!」

黎太表面呻辛苦,但與丈夫看日落、談兒子的逸事時,流露的幸福之情,可見她捱得甘心、活得開心!

(詳細內容,請訂閱 e-Magazine

 

回頂頁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