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應湘在劫難逃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句至理名言在合和主席胡應湘身上,似乎未能得到引證。繼立法會狠批灣仔Mega Tower Hotel 項目後,上週五城市規劃委員會再度否決了合和的申請。胡應湘意興闌珊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城規會。合和不會放棄。」

合和自八十年代起已密密手在灣仔一帶收樓,年近七旬的胡應湘,為這個項目煩足廿五年。十度入則、與居民掀罵戰、不惜與好友李嘉誠決裂,早前他的「官商勾結論」又遭政府高官群起攻之。風波連連,廿多年苦戰,至今仍得個桔,Mega Tower如空中樓閣。

上週五早上九時,胡應湘與兒子胡文新再度親赴城規會,就灣仔船街Mega Towel Hotel項目解畫。多年來屢戰屢敗的「哥頓」,在示威群眾中走過,一言不發,神情肅穆,複雜心情溢於言表。

接近中午會議結束,「哥頓」甫踏出會議室,傳媒蜂擁而上,在鎂光燈下他勉強擠出笑容,說了句︰「我要做的全都做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城規會。」隨即揚長而去。

自早前立法會狠批Mega Towel Hotel項目,城規會此次審議即被外界視為奠定性的一役,至當日下午五時許,一如所料,城規會公布否決申請。否決的主要理據是項目高達十六萬四千零九十一方米的樓面面積(地積比率為十四點二五倍),規模顯然過大;兩座高達七十三層、彷如兩道巨牆的酒店,遮擋半山堅尼地道景觀,造成牆壁效應;再者,合和針對運輸署早前指項目加重區內交通負擔而作出的改善方案,竟將道路改入律敦治醫院及華仁書院等私人土地,可行性成疑。

「申請人(合和)自去年四月至今,只輕輕縮減了百分之五的樓面面積,樓宇高度只減了兩層。我們曾向申請人表示,項目中政府與私人土地參半,私人土地地積比達十五倍並沒有問題,但政府土地的地積比率應否相同?我們就有所保留。」發言人區潔英說。

屢敗屢試

胡應湘過去廿多年來為此項目已入則近十次。八五及九四年,城規會曾批准合和興建分別為四十七及九十三層高的酒店和商廈。其後他吼準區內鮮有住宅供應,申請擴大地盤面積,興建八十五層高的酒店及兩座六十四及七十六層高住宅,結果搞出個大頭佛。

其後胡應湘大刀闊斧刪除住宅部份,在九四年底申請降低發展高度,計劃興建兩座五十八及七十三層高酒店。自稱「灣仔之子」、在區內發跡的他說︰「灣仔沒新樓供應,起住宅一定有市場。但曾蔭權勸我,香港就業好緊要。我想,既然我在這區發達,合和中心又成了代表作,我也有個責任。若然起酒店的話,起碼可以提供六千個就業機會嘛。」

不過,城規會仍不接納新發展藍圖,有關計畫變得政治化。事緣一直反對項目的保護堅尼地道小組,發起人被踢爆與胡應湘多年友好、長實主席李嘉誠甚有淵源,加上港珠澳大橋一事,令胡應湘曾跟傳媒概嘆︰「李先生變了。」

友情經不起考驗,胡應湘一句「世事如棋」輕輕帶過,但面對區內居民的激烈反對,他花上數年去調整和克服。去年底他跑到區議會親身游說居民,卻慘成眾矢之的。向來直腸直肚的他,說以樓宇太高為反對理據的人,其實跟反對合和中心無異,那麼就不應使用由合和電梯往堅尼地道。

自知過火之後,他稍作讓步將酒店高度降低至六十一層,以及將地盤面積由一點三改為一點一五公頃。他亦開始鑽研樹木,走遍船街考察有無罕有林木;又聘請了四家交通研究顧問公司,希望用新建議去平息居民的疑慮。

怒斥官商勾結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胡應湘上月竟大罵官商勾結,形容自己為官商勾結下的犧牲者,隨即引來身兼城規會副主席的立法會議員劉秀成反駁,規劃署署長馮志強更反詰:「為何要勾結?如果有證據可以告我們!」「官商勾結論」鬧得熱哄哄,沒有結論之餘,也沒有扭轉Mega Tower Hotel 的命運。

胡應湘在城規否決後整天均刻意避開記者,只透過公關稱將繼續積極爭取,不會因否決而終止計劃。Mega Tower Hotel對胡應湘來說,恍似一場發了廿多年的噩夢,沒完沒了,是否在劫難逃,相信只有胡應湘本人才知曉。

image
胡應湘上週五親到會城規游說,神情肅穆。項目被否決後,他更避見傳媒。
image
保護堅尼地城小組在區內住宅掛起反對標語,呼籲居民去信規劃署反對項目。
image
Mega Tower Hotel 這名字,亦被反對者利用作宣傳語句。
image
區內交通負荷過重,一直是反對項目的理據。
image
Mega Tower Hotel 更令胡應湘與多年好友李嘉誠關係進一步惡化。

Copyright (c)2005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