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新晉大業主曝光

中環寫字樓市道,乾柴烈火,過去一年身價暴升。零六年以後,中環便再無新商廈供應;加上政府寧要面子,不愛銀紙,打算將添馬艦超級地王,興建政府總部,令到中環這個黃金地段,更加尺土寸金。要數當中最大贏家,首推裕泰興太子爺羅守輝。

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的羅守輝,初出道時幫手打理家族生意,近年自立門戶之後,連環豪掃住宅、商廈,名字經常見報,但卻一直未曾曝光,比起父親「釘王」羅肇唐,更加低調。

本刊連日追訪,羅守輝終於首度開腔,談及其私幫投資和與家人的關係,但上鏡嘛,就頻頻以「我只係普通生意人」、「我太太介意,我要尊重佢」為藉口,堅持保持神秘。

中區商廈向來奇貨可居,有錢都未必買得到。過去半年,大「刁」寥寥可數,寫字樓樓價乾升。

而連卡佛大廈招標過後,大業主吳光正有廿二億元不要,寧願K四億元搞重建放長線,即是預期兩年之後,呎價可以衝上兩萬大元!中環商廈身價更如神舟六號,一飛沖天。

身價一年暴漲七成

際此烈火朝天之時,施政報告再往火上灑油,重提將添馬艦地王留歸己用,興建政府總部的計劃,中環商廈供應就更買少見少。手雁奕f的業主,荷包愈加腫脹。除了盤踞中環近百年的置地、持有萬宜大廈的老牌家族勞冕儂家族等,當中還有一夥近年才急速冒起的新星,就是持有逾二十萬方呎區內商廈樓面的裕泰興董事羅守輝。

「佢(羅守輝)就發達啦,上年買入地盤(皇后大道中一百號)鶖氶A每呎只係七千一百五十一元。側邊殘殘舊舊鼣s卡佛大廈,前排都有人出到每呎一萬二千元。以同等價錢計,大薴髐C成呀!」一名業界人士驚嘆說。

不過,人怕出名豬怕肥,貴為坐擁幾百億資產的裕泰興的二太子,羅守輝極度低調。就算從事地產行業廿幾年,都從未試過在任何公開場合留影。即使九七年時,父親羅肇唐在賣地場上威到盡,以五億元連掃舂坎角和紅磡兩幅地皮,亦只有大仔守弘及孻子守耀陪伴左右,羅守輝樂得留在幕後,低調及神秘程度更勝「九叔」。

指派員工阻攔記者

記者邀約羅守輝做訪問,一直杳無音訊;希望透過經紀游說,經紀亦說「約到嚝鷛|近乎零」;唯有守在羅氏返工的中環威享大廈樓下苦等,上週五傍晚終於見到羅守輝的平治房車,可惜記者與司機齊齊等了半個小時,仍然未見羅氏蹤影。

直至晚上七時,一對衣荋竣憛B並非警衛的男女突然現身,圍荋撱※O者離開。就在交涉期間,一個身高六呎、外型健碩、穿荇璆J恤衫深色西褲的男子,若無其事地行過,記者本來不以為意,直至對方拋下一句「唔好咁無聊啦!影咩相呀!」便意識到面前高大男子,就是從來未曝過光的羅守輝!

記者於是上前死纏,羅氏一味只說「我唔會同你做訪問」,攝記則全程被男職員用手按蚚飺Y,以防羅守輝上鏡。

投資不求即時回報

翌日下午約三時,記者竟然收到羅守輝電話,態度友善地細說對皇后大道中一百號的安排,問他會否趁旺市拆售物業,他謙虛地說:「物業好細隉A得十八萬幾呎,做生意唔可能只睇即時高回報,我]買入時一直 intent(傾向)保留收租。」

「入伙紙應該明年四月就會到手,但仲要等埋物業前面齔n山扶手電梯整好,最快明年六、七月先至takeover(收樓),現正印緊brochure(樓書),今年年尾之前開始招租。」

事實上,羅守輝大可印印腳做其包租公。業內人士估計,以AIG Tower 現時呎租九十元打個七折計,皇后大道中一百號平均呎租也達六十元以上,即是租金回報高達十厘,等如金鵝不斷生金蛋!加上前方便是被喻為「中環地王」的中環街市商業用地,物業身價未來肯定有升無跌。

嚐過甜頭愈掃愈豪

人人以為這是裕泰興的新傑作時,實際上卻是太子爺羅守輝的私幫生意。

原來,羅守輝自從九三年以私人公司購入尖東明輝中心地庫至二樓商場,翌年便成立尖東廣場公司,並由二千年開始,頻頻在中環搜索搵銀機會。

首次出擊在二千年三月,以八千五百五十萬元,一口氣買下昭隆街九號合共十九層寫字樓,平均呎價只是二千七百元。其後一年之內,他以每呎接近三千八百五十五元,先後拆售兩層樓面,帳面勁賺四成。

經此一役,他發現到,將中區乙級商廈轉作零售、食肆用途,遠較純寫字樓更加值租,於是在零二年七月再度出手,以三千零三十九萬元,掃入皇后十大道中聯盛大廈全幢。花了兩年心血,把寫字樓變成樓上茶室的集中地。

近期他更愈買愈豪,落注區內甲級商廈,先是三月買入皇后大道中九號八樓全層,再而七月時又購得中環中心頂樓,次次呎價逾萬。

做埋發展商的工作

除了寫字樓,羅守輝的投資網絡近年愈發廣闊。今年年初,他殺入青山公路,用了兩個月時間,花了約三億五千萬元,狂風掃落葉式掃入近一百個海雲軒住宅單位。單計二十六樓以上,可打通作相連的單位,亦最少有四十伙。

然後,他儼如發展商猛做宣傳,打造示範單位、炮製自家樓書、賣行報紙全版廣告,甚至提供九十日特長成交期等,以呎價五千元放售。雖然銷情未算熱熾,但由於貨源已然歸邊,羅守輝亦不急於散貨,叫價一直企硬。以此計算,扣除買樓成本及一千萬元宣傳使費,一鋪便有一億元落袋。

羅守輝單人匹馬馳騁樓市沙場,長勝將軍亦有滑鐵盧時。零三年三月,他以一億六千萬元,向僑光置業買下英皇道僑輝大廈商場。他的如意算盤是,今年八月租約期滿之後,便將商場翻新成為主題商場,以配合北角h及油街未來的「大變身」。

可是,藝人兼全國政協委員汪明荃及粵劇名伶阮兆輝卻指其中一個租戶新光戲院乃「粵劇殿堂」,地方若然被收,這種傳統文化藝術便無地方落腳,鬧到要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出面調停,最終羅守輝唯有屈服,收不成樓。

一子錯就被踢出局

羅守輝有父蔭不靠,走出來自立門戶,市傳是因為早年在裕泰興專管財務借貸的他,借錢予鍾鎮濤及章小蕙炒樓,結果對手無力還債,令到公司損失了二億五千萬元,遂而失寵。

但事實上,早於九六年,樓市未U之前,其弟羅守耀已經登上裕泰興董事總經理之位;而裕泰興的股權分配,逾十年來一直未有任何改動,似乎羅氏家族並沒上演「六國大風相」。

問及羅守輝現時在裕泰興的角色,他只淡淡然道:「好似有齯H鍾意做銀行、有齯H鍾意做酒店,裕泰興係家族生意,始終要有人去做,依家就由羅守耀負責,我]兄弟之間亦好和睦。」隱隱透露羅氏三兄弟各自心有所屬,大哥守弘專注「文化村」、自己鍾情投資物業、細佬守耀則是眾所周知的電影癡,裕泰興這盤坐擁數百億元資產的大生意,竟然猶如豬頭骨,搵人去骾。

image

image
皇后大道中一百號為中環來年提供最多樓面的商廈,而業主就是極度低調的羅守輝。
image
AIG Tower新近錄得的租務成交,每呎達九十三元。
image
九七年十一月「九叔」以三父子陣營,勇奪兩幅住宅地皮。左起,長子羅守弘及么子羅守耀。
image
兩名尖東廣場職員遊說記者放棄守候羅守輝。
image
於地產界有逾廿年經歷的羅守輝,現時以尖東廣場為旗艦。
image
坐擁資產數以百億元計的裕泰興,現正由熱愛電影的羅守耀(右)打理。
image
方潤華(中)與羅守輝均為香港經濟促進會的成員。
image
新光戲院獲續租至零九年,現正全面翻新。
image
章小蕙與前夫鍾鎮濤連本帶利欠裕泰興兩億五千萬元。
image


Copyright (c)2005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