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詩 傲骨

初出道時,遇有傳媒找黃宇詩做專訪,她總天真地發問同一個問題:

「點解會搵我做訪問?我只是一個大茄喱啡。」

得出的答案,幾乎如出一轍,因為她是黃霑和華娃的女兒。

這天,筆者說找她做訪問只因她是黃宇詩,個性含蓄的她高興得大叫大笑起來,良久才曉得說上一句「多謝!」

宇詩的笑聲帶點豪情,很似黃霑,儘管她從小就跟父親分開,但骨子堳o滿是父親的影子,長大後不但愛上娛樂圈,還愛上填詞,桃花運亦不比父親弱,始終是血濃於水。

她坦言介意叨父親的光,她要憑實力得到大家的認同,說時很有傲氣。

也許就是這種傲骨,所以她零零年返港入娛樂圈時,也是從「茄喱啡」做起,但換來的是徬徨加失望,後來經無那妡s陳家倫介紹,入了電視台做主持,事業開始有轉機。

陳家倫與黃霑私交甚篤,當然睇住世姪女,而黃宇詩「碌」父親的卡,只此一次。

黃宇詩的家庭背景,在圈中不是甚麼秘密,所以談起她的家庭,宇詩總是顯得落落大方。可是問她取一張和父親的生活照時,她竟支吾以對:「唔好意思!我並不介意,但從小到大,我沒有和父親生活過,何來生活照?聽落好似好怪,但是事實。反而入行之後跟他出席過公開場合,被好多記者圍茤蝺荂A不如你找到的話送張給我。」

問她在童年回憶中沒有父親,可會有點遺憾?她大體的說︰「有現在的我,正因有這樣的成長背景,自小我就較同齡的朋友思想成熟,這未嘗不是好事。我未試過與爸爸生活,無從比較有和冇的分別,要是他和媽咪沒分開,我和他的關係亦未必咁好,可能我會嫌他囉囌,又或是接受不來年青時的他,佢咁風流!」

從小愛演戲

她清楚記得自己是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往加拿大讀書的,當年她十三歲,那年開始,她和父親只是靠傳真書信來往,才開始互相了解。連跟父親見面的機會都不多,更遑論受他影響。打從十多歲起,她知道自己一定會跟父親一樣,踏上演藝圈這條路。

「小小年紀我已對演戲有興趣,從小學到大學,我經常參加校內話劇組。其實父母沒刻意栽培我甚麼,我自小跟媽咪長大,亦不見得唱歌特別好,所以喜歡演戲是天生的,不敢說自己在這方面有天分,但有好強烈感覺,心埵章峇鶠A是向蚨t戲的。」

為父母而傲

作為名人之後,是優越感大還是壓力大?黃宇詩說︰「我的性格樂觀,看人看事向來很正面,有對知名父母,當然感到驕傲多於一切。但亦因為黃霑女兒這個身分,帶來一定的壓力。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所謂你睇我好、我睇你好。爸爸太叻、太出名了,人人都知我的父母是誰?即使去到溫哥華,那堛熊堣H多,情況都沒有兩樣。我小學的成績很差,年年考試都是由尾數上頭幾名,不清楚是不是因為父母名氣給我帶來壓力,只記得升上中學後,忽然有一天開竅,自覺要像父母一樣,做一個有成就的人,於是開始發憤讀書,終於考上了大學。」

年少時的宇詩不算反叛,但母親對她管束很嚴,在她口中,媽咪是百分百的好母親,但思想較傳統,故決定個人前途時,她選擇先和關係似朋友多過父親的黃霑商量。

「十五歲那年,我向爸爸透露想加入娛樂圈,當時他的反應好震驚,可能我的性格較文靜,外表看不似是喜歡演戲的人,但知道我意志堅決,他亦表示支持。之後我又將決定告訴兩位哥哥,卻始終不敢向媽咪透露半句。後來哥哥在一家人吃飯時說漏了嘴,媽咪發現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我要做演員,何止震驚,簡直是震怒,反對得好厲害。」

長大後,作為女兒的她似乎跟父親溝通得較好。談及這話題時,她顯得小心翼翼。「首先我要說的是,爸爸跟任何人都可以談得來、溝通得好,我視他如朋友;而媽咪是我的家長,兩母女的相處方式就是這樣,她傳統,但不專制,所以不能說我和爸爸比較夾,這樣對媽咪不公平。」

遵從父親教誨

因為熱衷演戲而一頭栽進了娛樂圈,可是幾年下來,只獲派主持工作,確是曾經心灰過。「初時覺得做主持不是自己的理想,對工作不夠投入,不過現在已懂得調節。爸爸曾說,每一件被派的工作,都應該盡心盡力地去做,從不同範疇爭取經驗,演戲時自會用得荂C」

她還這樣自喻︰「人生就像在河上泛舟,順茪繻y前進,反可慢慢欣賞沿岸景色,除非遇到急流,才思考應變方法,大前提是不要反艇,才有繼續航行的條件。總之順其自然,機會來到,不理是主持還是演戲,我都要好好把握。」

黃宇詩稍後會為春天劇團演出歌舞劇《香江花月夜》。對這位舞台初哥來說,要一邊載歌載舞,一邊演戲,的確有難度,但更令她覺得有壓力的,是首次為劇中歌曲填詞。

跳出父親框框

「每日綵排到深夜,回家後,即埋首在文字堆中轉呀轉,最怕有人說我學爸爸的風格。不巧我將作品拿給朋友看,他第一個反應是:感覺好似你爸爸!其實為了盡量跳出他的框框,有時想到腦袋發麻,好辛苦!」

霑叔在填詞界屬殿堂級人馬,要拿他跟宇詩比,未免對他過分苛刻。「爹]和媽咪在音樂方面天分好高,因為他們,我學會欣賞音樂,所以特別自覺在這方面有所不足,你覺得我唱歌唔錯,但要做歌手根本未合格,是他們教曉我對自己有要求。」

黃霑曾說過,他要留給子女的不是財富而是智慧,看來女兒不知不覺中已盡得父親真傳。

後記

家教

黃霑死後,前女友林燕妮曾連環發炮,勁數黃的不是,對此,黃宇詩淡然回應︰「林小姐發表的任何言論,全都不會令我動氣,香港言論自由,她有講話的自由,我都有自由選擇性失聰。」

問到華娃的反應,黃宇詩說︰「媽咪不需要安慰,她比我更看得開,我的豁達和開朗正是遺傳自她,如果有人讚我有教養,這應歸功於媽咪,她把我和兩個哥哥都教得很好。」

問如果有朝一日要訪問林燕妮時,她會如何自處?她堅決地說︰「要我訪問她的話,恕我做不到,我會以私人理由推掉這項工作,當我道行未夠,這不是專業與否的問題,既然做了令自己唔開心,何必!」

有些人有些事有痛楚,終生都不會忘記。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黃霑生前就是知道愛女硬頸,所以他生前曾說過︰「我覺得父母對子女不用太緊張,所以我從不插手她的事,讓她自由發展。」
image
黃宇詩首次演出歌舞劇《香江花月夜》,她說壓力很大,但又覺得甚有新鮮感。
image
黃宇詩的樣子與母親華娃一個餅印。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5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