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家寶撐女上位

剛剛坐正東方明珠階惜H位置的羅家寶,家族經營製衣業,是香港四大針織家族之一,但他在地產界,就更無人不識,拿手炒賣寫字樓及商舖,實力雄厚到可與地產大好友拗手瓜。

今年二月,羅家寶與信和黃志祥爭九龍灣商業地皮,鍛羽而歸。爭地不成,索性於四月與小小超旗下的盈大,造單大買賣,一次過買起貝沙灣第九座,成交金額高達十億元。

炒地,羅家寶又狠又辣,對傳媒,冷口冷面,惟獨對茪k兒羅穎怡,一派慈父,為了女兒能圓創業夢,以大量金錢支持她開鞋店,更拋頭露面撐場,培育女兒上位之心畫到出腸。

上週五,香港慶祝回歸八週年,羅家寶與弟弟羅家駒及姊姊羅嘉穗共同持有的百樂集團,正式推出首個住宅項目。位於沙田崗背街的皇御居,為五年前新地賣欣廷軒之後,區內唯一的新盤,雖然物業只得九十二伙,亦吸引到數以十計的區內用家,在三十幾度的高溫之下,於停車場內排隊等睇樓。

「你]安排真係有問題,有乜理由要我]鶻茪U排成粒鐘呀!」一名剛擠進升降機的睇樓客向負責銷售的中原地產經紀投訴;同一時間,身穿bossini黃色polo恤的羅家寶,就同身為東方明珠執行董事的女兒羅穎怡,於會所的室外游泳池旁企定定合照。

雖則中原特別請來外籍模特兒做活動布景板,但羅家寶全程都無望過一眼,只顧與愛女於會所不同的設施房內留倩影,全程如孖公仔般形影不離。縱使記者的問題,只圍繞百樂集團的發展,令羅穎怡備受冷落,但羅家寶仍製造機會,向記者介紹女兒開設的女裝鞋店MOCCA,為她大賣廣告,還叫女兒向記者派發VIP九折卡,打好關係。

羅穎怡進軍內地

記者上前與她攀談,當了半年執董的她除了背誦東方明珠的主要業務外,亦透露鴻圖大計,「MOCCA鬖宎眥s店開第二間分店,今年之內總共會開三間,另外,我]鬗W海、北京、廣州同澳門都留意緊舖位,準備鰣囍P地區開分店。」

其實自從羅家寶於去年八月入股東方明珠(前稱大華國際)以來,市場憧憬這位無炒不歡的地產大炒家,將與「廚神坤」黃坤,雙劍合璧,重操故業,為東方明珠注入地產元素,大炒特炒。

但「事與願違」,東方明珠至今仍未有染指本地的地產業,羅家寶入局後的兩個月,只見羅穎怡已坐牢執行董事之位置,還由東方明珠、黃坤、羅家寶及羅穎怡成立合資公司星堡企業,讓喜歡做零售的羅穎怡擔大旗,做其董事總經理,專門負責經銷包括皮鞋、手袋等皮革製品的零售業。

當時黃坤還揚言,「羅家寶鷏g營零售業好有經驗,我]會以連鎖店形式經營。」似乎對羅家寶撐女上位,亳無疑慮;而聲稱自小便希望「有自己一盤生意」的羅穎怡,亦真的落手落腳,四出尋找商機,最終與LuLu Guinness、Blueprint及Monica Garcia等歐洲品牌,傾得獨家代理權。

股價無力再炒上

不過太子女出馬,亦無力為東方明珠的股價帶來驚喜,首間MOCCA鞋店雖揀正銅鑼灣這高消費區營業,四月開張時,又有黃坤及羅家寶風騷撐場,一眾女明星更拋胸到賀,但股價仍徘徊於近六毫子的水平,未見有反彈的跡象,與年初公布購入澳門金龍酒店百分之四十權益,股價上試一元二毫六的歷史高位比較,已然下跌了一半有多。

及後雖則黃坤經常將物色澳門地皮及計劃增持金龍酒店的消息掛在口邊,羅穎怡亦頻頻接受專訪,至曝光度爆燈,但股價仍然是缺乏炒上的動力,及後輾轉回軟,上月初最低更見三毫,至上月底,黃坤突然抽身賣股前,股價仍於四毫以下徘徊。

「黃坤今次唔玩,情況就好似上年四月黃坤入主大華咁,又係大股東沽盡手頭上麊捇v唔玩,而股權亦係分散咁流入不同人鴾滮丑C」一名分析員說,「雖然黃坤今次離場,羅家寶只係增持二百零三萬股,但佢由今年二月開始,便密密手增持達七次,現時持股量已近二億一千二百五十萬股,較佢上年八月入股時,只得一億九千七百萬股,累增了一千五百萬股,依家隊F近百分之十一的股權,鰝F方明珠經已可以話事。」

百樂不歸入明珠

而有傳羅家寶有可能將計劃於零八年上市的百樂集團,趁今次注入東方明珠,他於上週五就斷言,「百樂集團唔會入落東方明珠之內,東方明珠仍會以澳門及零售業務為主。」言下之意,乖女領軍的零售,仍然是主角,大把上位機會,有排玩。

莫論阿爺羅定邦搞零售的基因有否遺傳給羅穎怡,她有一名躋身超級富豪的父親,想要完成「有自己一盤生意」的夢想,簡直亳無難度。單看設於父親旗下百樂酒店內的MOCCA分店,佔地約一千五百呎,就知這位廿四孝爸爸會於各方面支持女兒的創業夢。

五呎三吋高,身材瘦削的羅家寶,對茪G十六歲的女兒,有求必應,和顏悅色,但於地產界出入貨時,他又會顯盡大炒家的「快、恨、準」本色。要數他在金融風暴後、九九年復出以來,最勇猛的往績,一定是今年二月,與各大發展商力爭九龍灣商貿地皮一役。

當日他除與其弟羅家駒到場外,亦帶同女兒在身邊見識,由第八口價開始加入戰團的羅家寶,一直與長實、信和、華懋、嘉里及保華德祥等發展商周旋,至競投尾段,在七回與信和梅花間竹的角力後,將價錢推高至十六億四千萬元,羅家寶才鳴金收兵,這時九龍灣商貿樓大業主嘉里再發力,不過仍不敵大好友黃志祥。

與信和搶商貿地

離開拍賣場時,各傳媒對此曾追價十八次的大孖沙,當然不會放過,但作風cool到震的羅家寶,在萬分不情願之下面對鏡頭,冷淡地回應幾句後,即時走人。

反而一個月後,他與舊拍擋黎永滔拆售銅鑼灣銅鑼坊,三日閃電賺三億四千萬元,出席美聯擺的慶功宴時,就如開籠鳥般大談上市大計,「我預備入多三十億貨,九龍灣幅地都話可以發展成二千二百間房,我就打算為集團入夠四千間,希望三年後上市。」

他還自豪地說:「現時百樂酒店都值二十幾億啦,上手業主賺得四千萬,我]接手之後,盈利已增至八千萬,放多兩億落去大翻新,改部分房間造舖位,一年利潤就有一億四千萬啦!而且酒店由我家姐(羅嘉穗)以工廠式管理去經營,連請人管理要俾營業額鵀吨壑坐郎雂C都慳番。」

現時百樂集團於本地最主要的資產,就是這座位於尖沙嘴的百樂酒店,羅氏零二年向許讓成家族購入時,才五億二千二百五十萬元,至今不足兩年,價值經已翻了四番,可見羅氏的眼光何其獨到。

兩星期賺一千萬

羅家寶自己個人,亦有不少投資,就好似鄰近百樂酒店的寶勒巷十號地皮,他於今年三月以六千八百萬購入,不足兩星期,便以七千八百萬元摸出,但地皮於他買入前,一直乏人問津,連招標亦未能成交,但他卻能兩星期賺一千萬元,而至五月中,該地再次轉手,成交價已達九千萬元。

近年他除了炒舖、炒地、炒寫字樓外,連少有沾手的住宅,亦然照炒可也,傑作當然就是今年四月,全城還為凱旋門賣三萬蚊一呎如癡如醉時,他來個追價三千萬,以十億元買起貝沙灣第九座全幢九十八伙,成為第二大業主。

還有就是連絕跡本地多年的爛尾樓,他亦無有怕,一次過以二億五百萬元,掃入愛琴灣六十個單位及一百一十六個車位,現正重新包裝,預期九月可推出,料套現達二億七千萬元。

其實「養起」近二百間空殼投資公司,專門用作炒賣舖位、地皮、寫字樓、住宅等的羅家寶,粗略估計世家起碼五十億,各類型的生意都可協助女兒創業,還可提供「一條龍」的服務,有如此無條件的父愛射住,羅穎怡的創業夢哪有不圓之理。

針織世家不做訪問

叱吒地產界的羅家寶,父親為羅氏針織創辦人羅定邦。羅定邦於五十年代開始從事製衣業,七五年成立羅氏針織,八十年代羅定邦與麗新林百欣、萬泰田元灝及肇豐方肇周齊名,被稱為配額「四大家族」。就如香港不少富豪,以製衣起家,然後資金轉投地產,財富暴升,成為超級富豪,七十年代起,羅家向地產市場進軍,購入多幢長沙灣的廠廈,擁有的廠廈及地皮幾與麗新林百欣比美。羅家寶便是由七十年代尾掌管家族的地產業務。

作風一向低調的羅家,於羅定邦離世後,仍緊守此家風,第二代依年齡排行分別是羅樂風、羅蜀凱、羅家穗、羅家寶、羅家駒及羅家聖,均在商界各展所長,如獨女羅家穗現時便兼任羅氏國際、羅氏針織時裝有限公司及羅氏地產的董事,又與羅家寶合資百樂集團。

長子羅樂風創立的晶苑集團,年生意額便達三十億元;而孻仔羅家聖主理成衣零售業務堡獅龍,近年亦因自由行的帶動而大翻身。無論是家族業務也好,自行創業也好,羅氏家族一門數傑都不願意與大眾分享其成功之道,甚少接受訪問。

image
羅家寶於回歸日帶同近期曝光率爆燈的羅穎怡,到皇御居的會所內主持開球禮,喻意樓盤開始推售。
image
皇御居的地皮於零二年六月在拍賣場上投得,每方呎地價才一千四百七十二元。
image
MOCCA四月開張時,還是東方明珠主席的黃坤(左四),與一眾美女一同剪綵。
image
MOCCA開幕,羅家寶雖然無份剪綵,但仍風騷招呼來賓。
image
今年二月羅家寶(第二排右二)帶同女兒羅穎怡(第二排右一)與信和黃志祥(後排左三)爭地,技驚四座,即時成為被追訪的對象。
image
羅家寶與黎永滔(右)為老拍檔,九七年前就曾合作炒舖。
image
皇御居雖為單幢物業,但發展商仍大灑金錢裝修示範單位。
image
百樂酒店的改裝工程仍未完工,但地舖已搶先做生意。
image
月前堡獅龍於旺角開設旗鑑店,但羅家聖未有現身。

Copyright (c)2005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