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堂鄧梅芬從街市到商場

「位元堂,養陰丸,好似太陽咁溫暖……太陽出來了!太陽出來了!」這首廣告歌,由七十年代穿梭到廿一世紀,家傳戶曉,就像位元堂一樣,經過歲月沉積,屹立百年而不倒。

不過,歌詞依舊,代言人已轉了又轉;這間百年老店,易手接近五年,亦已脫胎換骨:廣開新店,推新包裝。而策劃這場變革的人,並非收購者宏安主席鄧清河,而是其妹鄧梅芬。

讀會計出身的鄧梅芬,原以為往後就是安安穩穩地做個會計師,與數字為伍;豈料加入宏安後,卻要管理街市,與粗獷的「街市佬」打交道;到入主老字號了,更要應付一眾老臣子,難度升級,她愈樂在其中。

從前,提起位元堂,很多人第一時間想到的,只有招牌產品養陰丸;現在,則還有靈芝孢子,除了因為包裝奪目,最出位是找來歌星古巨星賣廣告。

消費者的印象在變,因為近幾年來,位元堂正不停地變變變。而替這間百年老店變身的,是三十才出頭的鄧梅芬。

開門市當做宣傳

由旁觀的投資者,到落手落腳做生意,鄧梅芬直言困難重重。「收購之後,我足足花了一年時間觀察,只是訂立發展方向,好少理實際營運。結論是位元堂零售一環很弱,但偏偏零售就是最重要。」

當時位元堂只得三間分店,主要靠連鎖店分銷,鄧梅芬心想,求人不如求己,於是決定大展拳腳廣開分店,卻遇上沙士爆發,零售業無啖好食。「不過亦因為沙士,租金便宜了很多,剛好人棄我取,結果那段時間,我們開了十間分店。之後繼續搵舖,知道某大商場有人退租,就第一時間與發展商傾,現在全港已有五十間分店了!」

搞好零售網絡,是往後發展的重要一步,「分店幫到我]擴闊顧客層面,亦令更多人認識位元堂,某程度上,門市其實是一種推廣。之後再搵一個合適的產品代言人,好似李克勤和古巨基,就相得益彰。」

應付老臣子有法

在前面不斷播種插秧之時,鄧梅芬亦要清理背後叢生的雜草。不少老臣子都認為,她是外行人管內行人,加上是個年輕女子,所以甚不服氣,「當時員工流失量好高,管理層好頭痛,因為做藥一定要由專業人員去做。」

不過,正如開舖遇茖F士一樣,鄧梅芬也沒當阻力看,「我也有我的好處,就是大老闆家族成員,大家始終會俾俾面。我完全明白他們點解抗拒新人,因為他們認定新人事新作風嘛,所以我並沒提出重大改革,寧願抽時間聽意見,另一方面又向他們解釋點解要劃一流程。他們聽了,做了,便會信。老臣子往往都有他們的立場,不會任由擺布,你職位高,但他經驗多喎。我希望利用我的權力,將他們的經驗帶出,互相尊重,他們知道你並非排擠他,而是在幫他,就會合作。」

除了好言相對,鄧梅芬還身體力行,由返尖沙咀寫字樓,改為在油塘工廠上班。「周圍烏煙瘴氣,搭臗`要與搬運工人逼在一起,感覺很不好受,每日都想返尖沙咀公司。但真的如此,他們就不會當我是一份子,不是自己人,怎會講洇琲鴃H」

有心魔難以成事

「對付」老臣子,鄧梅芬甚有心得,原來此乃經營宏安核心街市業務時,所學的治人之道—不能硬碰硬。「經營街市,包括照顧物業維修、管理、決定租約條款、研究如何取得更高租金等,總括而言,就是『講數』。我落街市收租之餘,租戶亦會上來公司找我。面對的人只茼蔬m,透荌}陣街市氣息,水鞋還沾茬褐魽A真的很不習慣。」四、五年前的事,鄧梅芬仍講得繪影繪聲。

「後來我同自己講,一定要克服,自己都做不到,後面的人怎樣跟你?只要肯試,乜都有可能,但有心魔,就乜都做不成。現在回頭再想,其實沒甚大不了。」

與別不同的工作性質,令鄧梅芬上了寶貴一課,「做街市令我成長,就是學會將心比己。租戶都好慘,生意不好,又要交租。我]不可太不近人情,但又不可讓步得太多,減租都有技巧,若然一傳十,十傳百,個個都要減租,到時我就不知怎算好了。」

「亦因為這份工作,我甚麼場面都見過,跪地求我又試過,哭哭鬧鬧說要跳樓都試過。從租戶身上,看到很多學到很多,例如有些人跟風做生意,最後輸得一乾二淨……」

做街市亦要宣傳

由管理街市,到經營位元堂,當時初出茅廬的女孩子,現已獨當一面,「當初五哥(鄧清河)叫我返來,只是睇數;後來要我做街市,想過唔做,不過畢業不久便可管理咁大盤生意,唔講得笑,惟有一步一步去做。」

鄧梅芬讀會計出身,總是數字行先,眼見旗下個個街市盡是赤字,腦堳K不停盤算:怎樣降低空置率?是否租金太貴?百思不得其解,惟有從頭學起,最好方法就是發展新場。由寫標書,到搞宣傳,都一手包辦。「街市為何不需宣傳?我們想出幸運輪,做到電視都要訪問,行家都要模仿,證明我們成功啦。」

那麼,管街市難,還是管老店難?「當然是後者啦!雖然位元堂歷史悠久,但沉睡已久,要令巨人甦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加上行頭狹窄,以及收購回來的時候,剛好通過了很多條例。枝節橫生,令公司要投放更多資源,加強了難度。不過,中藥雖然屬於舊事物,但卻仍有穩定增長,真的很奇妙。」說到位元堂前途無限,鄧梅芬喜上眉梢。

大家庭造就性格

無論對內對外,鄧梅芬都是以人為本,原來與其出身於大家庭有關,「我屋企是一個大家庭,十兄弟姊妹,我排第九,因而形成一種大家庭的性格,即是懂得如何與人相處。從小我便知道,凡事應先從別人處境設想,常問自己『如果你是他,你會怎樣?』」

「好似公司接到投訴,我便會問有關同事:『你有無諗過別人點諗?』記得有一次,有個同事向我訴苦:『跟你就好啦,你總是有商有量,跟某某則有佢講無我講。』其實,管理就是如此簡單,員工都想發表意見。員工了解的,未必會較上司少;有很多事,員工知得更清楚。」

位元堂屬於宏安旗下,而宏安主席就是鄧清河,幫哥哥打工,有否壓力?「壓力比在外面打工更大呀!一來不可以有閃失,二則要讓別人知道,我不是因為主席是我哥哥才坐到這個位置,而是我有能力做得到。要別人信服,要別人認同,就是無形的壓力。」

話說回頭,雖然希望擺脫哥哥的影子,但鄧清河的工作態度,對鄧梅芬有一定影響。「今日生意這樣成功,在於他的勤力,睇得好透徹。公司上上下下都知他相當勤力,簡直是一個工作狂,我始終學不到。」

返工放假都見他

鄧梅芬認為,減壓最佳方法是「工作時工作,休息時休息」。「我盡量不會將工作帶回家,平日怎忙也好,星期日、假期一定用來放鬆及休息。位元堂是家族生意,星期一至六在公司見到老闆(鄧清河),星期日家族聚會又會見到他,不過我們已有協議,放假不提工作,否則……後果自負,哈!哈!」

樂觀的鄧梅芬,懂得分配時間,更懂得釋放壓力。「有壓力就做運動,盡量不要鑽牛角尖。我時常跟同事說,不要單從一個角度去睇,解決不來,都要放鬆。有時候,當事情過去,你會發覺其實不外如是。」

位元堂歷史簿

1897年  黎昌厚創辦位元堂,老舖位於廣州漿欄街四十四號。

1930年  來港開設分店,首家位於荔枝角道。

1952年  將廣州總部遷至香港。

1970年  生產線遷至香港。

1979年  在港獲得商標專利註冊。

1980年  位元堂藥廠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2000年  被宏安以一億二千六百萬元收購。

image
由核數到管理街市,到經營藥業生意,鄧梅芬的處事手法更見成熟。
image
找來古巨基為產品靈芝孢子做代言人,更贊助其演唱會,目的都是想品牌有更多曝光率。
image
位於荔枝角道的舊舖,經過裝修後,煥然一新。
image
每一年的工展會,位元堂都設有攤位。
image
由清朝留下的官服,曾屬創辦人所擁有。
image
受五哥鄧清河(中)推薦,鄧梅芬加入宏安開創事業新局面。
image
成長於大家庭,父母從早到晚出外工作,兄弟姊妹間感情要好。
image
鄧梅芬認為管理最重要多聽員工意見。
image
零五年的目標,就是要將廠房達到GMP認證標準。
image
鎮店天秤已有七十多年歷史。
image
在英國讀書,入住寄宿家庭,學懂與人相處之道。
image


Copyright (c)2005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