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角色 林家棟

同樣也是草叢,同樣也是林家棟。

那天,他為《黑社會》拍攝一幕在草叢追打林雪,血花四濺、充滿暴力,很激!據說單是這場戲,便足足拍了兩日。

這天,他為這個專訪在草叢拍照,沒有林雪在旁,不用拳打腳踢,也沒有血流成河,只需行行企企,享受那陣陣溫柔的秋風,懶洋洋,前後拍了不夠六十分鐘。

那天,他是《黑》片的配角東莞仔。這天,他是這個訪問的主角林家棟。

每個人只要在不同的時空,遇茪ㄕP的人,做不同的事,便會形成一個故事,便會有一個角色。

家棟說,他從來也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包括行在哪堙B走在哪堙B站在哪堙A他都瞭於指掌。

所以,一向在無邢簅D主角的他,02年跑了出來進軍電影圈,一切要從頭再來,由配角開始,他樂於接受;家堛漫n姊和弟弟都有自己的家室,父親又過了身,剩下母親一個人,他亦二話不說當起照顧老人家的職務。

在家棟這三十九年的人生中,經歷過的「故事」、擔當過的「角色」,數之不盡,有苦也有樂。過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是甘於活在其中,懂得取其真切的體驗。

懂得自我檢討,才會有進步。林家棟正是個這樣的人。

他說,《黑》片中的東莞仔,是他拍電影以來較為滿意的一個角色,相比於他02年拍《無間道》飾演的大B,更有得發揮。「《無》片中那場『菠蘿包』戲,我始終都拿捏得不好,自己知自己事,冇得賴。就算是殺偉仔那一場,都只是因為個『Sit.』(場景)好,並不是我做得好。」

從前初入電影圈,他曾說過自己在電影上的市場價值是零,事隔三年的今天,他說只有4.5。

跟一直只當配角有關嗎?「我當然也想做主角,但我要承認,自己夠唔夠班先?我要向投資者負責,別人投資一千萬,找我嶺腹A票房只有三十幾萬,唔嘔鰜蚹r?係咪先?」

新丁

他說,雖然在無貝蝷F十三年電視劇,但轉到電影圈,卻不能不重新開始。「我轉去電影圈,是為了自己將來多齱C要重新再來,我一早已做好心理準備,所以冇乜唔舒服。

「就好像一本功課簿,我們在TVB學了很多,寫滿了字,但來到電影圈,卻不是可以繼續在後面寫字,而是把這本簿漂乾淨。

「雖然說我改拍電影已經是幾年的光景,但有很多東西始終還有排學。我老細(劉德華)都二十年啦,依然不眠不休繼續衝緊,就知道這門學問有幾深!

「現在幾好呀!我好Enjoy謘I老細包底,收入沒有比以前少,開一日工(薪酬)好過拍一集劇,又可以專心點做戲,又可以多看電影,和幕後傾巀梏葫O點寫點拍。」

談到遊戲規則,他很清楚電影圈的比電視圈的更現實。

「一切好睇數字。

「一個明星,只要看看他拍的戲有幾多票房,就知他(她)的價值,就知他(她)可不可以姨。

「有很多老細(投資者),投資一套戲就已經瓜柴,他自己連下套都唔知有沒有得拍,更何況是演員?係咪先?所以我對自己的工作安排很小心,只要有一日有突出的表現,自然會有人找你。

「簡單讔縑A我是一件貨,我有價值咪自然會有人要囉,我冇價值,送都冇人要啦!」

主角

從前在無迅ㄛO做劇集男主角,現在要由配角做起,沒有留戀從前的風光嗎?他擰擰頭說:「我把以前一切都拋低了!」有沒有後悔走得太遲或太早?「冇得後悔咁多。97年做林世榮時,已經有人叫我走,但那時的電影市道仲差過依家,點走隉H係咪先?

「到99年拍《茶是故鄉濃》,我依然沒有太大信心,因為之前我拍喜劇拍得太多。結果齣劇未出街,我已經跟TVB續約,出了街估不到很受,我信心才大了,那時有人叫我走,想走都走唔到!

「有朋友跟我說:『連續三年台慶劇都是你(主演的劇集),咁,話走就走,唔做主角都唔好走啦!』錯!邊個話你出到去,一定可以做到主角先?

「我繼續留在TVB,我可以點呢?有時拍劇到如果全港孎犰嚆z晒,得QE有張床,我都願意去唌I

「拍《酒是故鄉醇》臨尾時,其實我已經開始很吃力。有一場,個導演話:『唔開心就嗌出蟆捸I』鵅H又係呢齱ySit.』?我嗌得幾多次?那時我真的驚自己再沒有衝勁。」

問他現在怎樣看自己從前的劇集,他藐藐嘴。我有時看到電視重播自己的劇集,都會覺得好唔滿意謘I

「或者咁講啦,這是家庭觀眾的需要。三十吋(電視機)、四十八吋,就算是Plasma又如何?電視即使製作到星球大戰咁都冇用!睇鬼到咩?係咪先?」

小fans

在整個訪問中,老細劉德華是家棟最常掛在口邊的人。他說,離開無走嶍鈰鷖接馱揤鶠A能夠遇到這位老細,實在是他的好彩。

「跟老細合作耐了,我是愈來愈欣賞這個人,不止是佩服這麼簡單,所以我通常都是叫他做老細。

「他安排工作很有步驟,他對角色的求變和選擇、對任何人都好,亦是我要向他學習的。例如有些戲(爛片),老細會叫我不要接,佢會話:『係呀,面前是有燕窩、有鮑魚呀(表面看來很不錯),但心郁的話,只會搵到餐晏;要是選擇別的,會有長糧、有強積金,你會揀邊樣?』如果可以做耐齱A我當然是揀後者啦!係咪先?

「我初入行時,他曾經對我說,要我用三年時間來洗電視味。然後我就諗,乜牊q視味隉H乜有分錄影帶味同菲林味麉均H有灟攭螳謘I你夠電視出薄A佢夠電視出蟆捸I過冇耐,我才明白,原來他是指演繹上的手法。」

他說,自從入了電影圈,便經常有一個小Fans的心態。「我常常覺得自己在很多方面都唔夠,好想學多齱A所以我常常會像個小Fans般,坐埋一邊看別人點樣做戲謘I

「有時,我亦會自己點算一翵C個合作過的大明星:劉德華?合作過啦!老闆;周潤發?舞台劇做過啦,《花心大丈夫》嘛;萬梓良?《萬里長城》拍過啦;梁朝偉?《有情飲水飽》咪做佢好朋友囉!梅艷芳?演唱會做過佢嘉賓啦;馮小剛?拍過他的戲啦……。

「當中我佔多少並不重要,合作過都好呀!已經OK啦!至少我將來可以同仔仔女女講,你老竇合作過好多明星謘I哈哈哈!」

孝順仔

家棟小時候,曾住過九龍城寨,也住過何文田的屋h。父親在他小學時與母親離異,又於他訓練班畢業那年過身,那時家境最貧窮。

屋企有六姊一弟,全都已經成家立室,至今仍然單身的家棟便承擔起照顧母親的責任,一直也跟母親同住。

「講起螺ㄚ傴F愧。我阿媽96年才退休,我在拍《大鬧廣昌隆》的時候,她仍然在開工,在一間旅行社做阿嬸。

「或者,有些人會覺得自己阿媽做阿嬸,好似好失禮,但我就以她為榮!她可以一個老人家養起成頭家,我初入TVB時,沒有人工,都要靠她資助。

「那時候,有次因為在公司被人說我不夠名氣當一位見習主持,令我好唔開心,回到家,就攬住阿媽喊,她就以很平淡的語氣說:『唔緊要啦!你自己做好佢啦,要叻俾人睇呀!』嘩!這句話對我影響好大!」

今年初,他為了令母親住得舒適,更由清水灣七百呎村屋,搬至廣播道月租過萬的千呎單位,也算是一個小小報答。

「我不可以不理她,將來就算我有女朋友,或者結了婚都一定要和她一起住。

「我阿爸過身時,她曾經試過情緒很低落,現在信了佛,叫做有精神寄託,逢初一十五會去佛堂,一陣又話去清潔,又有道友開解她,仲忙過我!個人都平和了很多。

「和她相處有時都會幾謘I哈哈哈!好似她咳,一陣又叫我唔使理,一陣又話要自己去睇醫生,搞褶d去,其實都是想我隅拿郎o去睇醫生。有時我在公司開會,她又打電話來,一陣會問我收鱄m未,一陣又話屋企有蟻。

「唉,女人就係咁謚捸I哈哈!」

吃麵包的小學生

林家棟在整個訪問中所說的,都是感受和一些零碎片段居多,顯然,他不是一個擅長說故事的人。

唯一他說得較為完整,又令筆者緊記於心的故事,是在訪問完畢,大家發現^面上的薯條還未吃完的時候說的。

「我小學時,我阿媽每晚放工,都會經過上海街一間叫ABC的麵包店。那裡的店員每次見到我媽咪,就會跟她打招呼:『容姨,囓]返去俾瓛虒繾僭捸I反正又賣唔晒。』然後我]幾兄弟姊妹一見到媽咪咻矰@大袋包返到屋企,都會好開心爭住哄A食兩個包又一餐,第二日,又蒸兩個隔夜包帶返學當做早餐……。

「諗番起,鶿q日子真係幾開心謘I所以我到依家都好鍾意食麵包,盡量都不會食剩洁A做人要有衣食。」

聽罷,筆者唯有馬上把薯條三扒兩撥,吃得幾多得幾多。

image

image

image
雖然在《黑社會》中,林家棟(右一)飾演的東莞仔只是配角,但他卻十分落力做宣傳。
image
《茶是故鄉濃》受觀迎,衍生了《酒是故鄉醇》,家棟的鄉下仔形象更深入民心。
image
家棟說,老細劉德華是個很好的學習對象。
image
家棟已視七十多歲的母親,為此生最愛的女人。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5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