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老友記 夏雨

眼前的夏雨,比很多香港人更具香港人的特質:

•富冒險精神——不清楚取景酒樓的位置,也會親自駕車到來。

•說話急速、爽快——訪問時,最快可以一秒鐘六個字!

•吹得水,而且很會交際——在場每個人跟他說話,也總會有回應,說罷又總會M起棚牙。

•做任何事也蟥n話頭醒尾——攝影師一聲「埋得位」,即薄I

•懂得靈活應變——即使身穿西裝、手拿一套衫前來,也可以至少有四種配搭!

•最重要,是他看錢看得很重,訪問時幾乎談及任何事,都會同錢掛勾。

話晒,他16歲偷渡來港後,入行近四十年,由麗的影聲做到無芋A搵錢、投資、移民、返內地拍戲,經歷過六十年代的工人暴動、七十年代經濟起飛、八十年代的中英談判和六四、九十年代的移民潮、回歸和金融風暴,甚至現在北上發展的趨勢,既見證了香港電視業的發展,演的活的也跟普羅大眾息息相關,彼此陪伴成長數十載,試問大家又怎會不視他為老友記?

「我去到邊,大家見到我仲鰜蛂A就會好開心,同我搭晒膊頭!哈哈哈!」

雖然他今年已屆60歲,但鬥心卻比很多同輩還要強,每天到酒樓享受一盅兩件、跟三五知己話當年這等退休生活的閒情,應該不會在他的人生中出現。

「嘩!我唔悶得謘I如果一下子停落薄A我就只有等死!仔女都仲係十幾歲,我仲要搵錢養家,我覺得自己在工作上可以更好,所以我要繼續在這個圈打滾,才會繼續有機會,可能我下年接了齣戲,就咧黺矕等d呢!」

難怪開版相中的夏雨,怎樣看,也比較像個生意人多過似退休茶客。

跟夏雨差不多年紀或年資的藝人,上岸的上岸,養尊處優的養尊處優,但他現在依然於不同劇集中當新晉演員們的好爸爸,亦不介意繼續演下去。做足數十載,仲搵唔夠嗎?「唉,雖然我自問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我性格太務實,發達注定輪不到我,仆街又唔輪到我!」

畢竟,在國內捱過苦而來港搵食的人,總會比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擁有更驚人的毅力。「唉,就算幾有毅力都冇用呀,你話有毅力做到李嘉誠個仔就話隉A但有毅力都只是做到夏雨,有鬼用咩?哈哈哈!」

偷渡

夏雨原名黃成,1956年生於廣州。六十年代初,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和中、蘇關係破裂,令中國經濟和食品陷於困境,曾經身受其苦的夏雨,對那段日子依然歷歷在目。「那是大陸最困難的時代,從來都食不飽。長期飢餓的滋味,講你]都唔會明!

「那時政府規定配給,中學生每人每月有廿幾斤米,油只得二O,沒有肉。冇鹽冇油、只用水烚熟的蕹菜,配上白飯,就是我們每日三餐。作為一個發育中的學生,吃完三碗飯,轉頭已經消耗完!」

62年,國內爆發難民逃亡潮,當時才16歲的夏雨,也趁此時偷渡來港,只要安全抵達市區(即沙田),翌日便可以到銅鑼灣領取身份證做香港人。

「當時從香港回鄉的人,個個都好好景,買到一大包一大包,就算在香港做咕哩,返去都會茼頦芊A然後就錯覺香港是遍地黃金!

「我屋企全家只有我一個來香港,兩個家姐就去了外省讀大學或搵食。那時,我真的很想來這堸絢t員,因為我小時候已喜歡演戲,所以便來了。

「來港後,寄人籬下一段很短的日子,便出來打工,當時香港有工做便不用愁冇飯食,最頂籠只是食得比較差。當時的叉燒飯,大碗七毫、中的五毫、小的三毫,大牌檔一碟炒粉兩毫子就有得食,邊會餓?」

搵錢

夏雨說,跟他同期過來港的,本是窮光蛋,但後來都看茈L們統統由冇變有。「如果那時我拍戲,儲到幾萬蚊、肯買多幾層樓的話,現在生活應該會很OK。」

五蚊一日的地盤散工,是他來港後的第一份工。及後報讀了邵氏搞的「南國實驗劇團訓練班」,便邊讀邊做茄喱啡維生。「扮士兵、扮死屍,廿五蚊日,嘩!發達苤I拍幾日出糧就一張紅底,咪即刻茈騣閬a有囍透明膠質的『特麗寧』,袋住張紅底鶱抭U俾人睇,好勁謘I哈哈哈!」

接荂A加入了香港最早期的有線電視「麗的影聲」,他才開始正式成為男主角,改了「夏雨」作為他的藝名。67年免費廣播的無邑}台,夏雨74年才轉投,當時周潤發還在《民間傳奇》中做衙差,而他則繼續做男主角。「咁又代表乜洁H我只不過是比他(發哥)早入行罷了。」

但電視娛樂普及化,只令他知名度大增,沒有令他賺大錢。「做電視搵不到錢,人工僅夠餬口,做男主角仲要大使齱A月尾已經餓死!真正搵到錢都是外面的工作,我鶧}同時在粵語片又做副導演、場記,邊度有炾絕N去邊度,搵錢大過天!但因為開始對生活有要求,乜都要好齱A其實點搵都唔夠錢用。」

投資

七、八十年代當男主角的日子,他年少氣盛,是人生中脾氣最暴躁的階段,花名叫「青筋現」。

亦因為臭脾氣,到了八十年代中,他不忿無身n他轉型做中生,便去了台灣發展三年,拍過劇集《電燈泡》、《搭錯線》,又主持過綜藝節目。後來他到過大馬搞製作公司,金融風暴令他蝕了百多萬,惟有繼續「邊度有洬蝝N去邊度」的奔波生活。

這些歲月中,88年跟《歡樂今宵》時認識的同事馬慧玲組織家庭、生兒育女,則成了他搵錢以外的另一寄託。

「女兒今年8歲,兩個兒子,一個17歲,一個15歲。我是很傳統、很古老的父親,屋企我最大!

「雖然我跟兒子相處並沒有像朋友般親密,加上我拍戲很忙,他們成長時期,也沒有很多時間相處,但我都算是稱職的好爸爸,起碼會盡量去滿足他們想要的。

「個仔灟m件件都貴過我,一對鞋都要千幾蚊。大仔M家都拍緊拖,唉,十幾歲,死唔死呀?算啦,他們有他們的年代。

「雖然有時鬧他們,他們會頂嘴,但心底都是服從和尊敬我,有時我在香港病了,他們都會很擔心!同樣地,我都會常常擔心幾個孩子,但只要他們不吸毒、不賭錢、不入黑社會,我就任他們行自己的路,有他們自己的人生。

「不過,我從來沒想過要仔女養番我轉頭。」

移民

九十年代,夏雨踏入人生中另一個轉變——舉家移民到加拿大溫哥華。

「我大概在97年左右移民,那時是一窩蜂的移民潮,看到身邊很多人都移民,有躠97回歸後香港唔知會變成點。對於細路來說,加拿大那邊的教育制度會比較好,將來他們都會多一點出路,亦會有較好的英文基礎。

「要是我一支公,或只得我兩公婆,就一定不會移民!因為我好鍾意香港!好怕清閒!返到加拿大,每日只是接送女兒返學放學,久而久之便變成退休生活,我頂唔順,要我突然停下來,便只有等死!」

問他已經適應了加國生活沒有,他擰擰頭。「在溫哥華,個個人做炡ㄩC吞吞,但我們(香港人)就滾水淥腳咁。始終是鬼佬國家,我們只是二等公民,怎能融入他們的國家?中國人不過是個小圈子。」

北上

00年,夏雨回流返港再次為無貝蝻@,開始演他的「好爸爸」角色。「做老豆角色,冇計呀,歲月到了做老豆角色的地步,就要做謚捸I我都唔想謘I我仲想繼續做白馬王子落去!時不予我呀!」

不過,由於他跟無言u是掛勾形式合作,更多的時間,其實都在外面工作,尤其是返大陸拍戲。「以後日子係點,我都唔知點Plan謘I但至少我一定會拍戲拍到身體機能衰退為止,或者我將來會似修哥咁,七十幾歲都可以跳跳紮,又或者,一個不留神跌一跤就坐輪椅都未定呢!

「其實我M家仲好有鬥心,仲會衝!好似返大陸拍戲,好多年青演員怕辛苦做不到的,我一定做到,他們做到的,我亦做得到,第一個嗌辛苦的,一定不是我!捱了幾十年,有乜洠祗W未試過?」

這個訪問後,他便要到廣州開始拍劇集《陳夢吉與方唐鏡》。「我十七、八年沒有拍古裝,之前試造型,戴番頭套好唔慣……」

想了想,他忽然有點感慨地說:「我小時候在廣州長大,偷渡來港時,只覺得永遠也沒有機會再回去。十多年後,因為一次做節目,我才由一個黃毛小子,變成中年人回去見番媽媽;後來我媽媽都過埋身,我老家那間爛屋重建,每次我上大陸拍戲,都會在那堜~住。

「要是我沒有老婆仔女,要移民的話,都一定會揀返大陸!至少,同樣是一百萬的樓,在大陸都會比加拿大的靚!

「而且,那堜l終才是我的根。」

龍門

取景的灣仔龍門大酒樓,有六十年歷史,是見證了香港興衰的老字號。

同樣經歷了六十年風雨的夏雨,雖然這天才第一次踏足此地,但酒樓內的茶客和職員,甫看見他,都顯得相當開懷,不時走過來跟他「爹」番兩嘴,彷彿早已開定大門迎接這位老朋友大駕光臨。

我問夏雨,去年台慶中獲得了「最佳男配角」,可會是他人生其中一道登過的龍門?誰料他說:「我唔覺得有乜咁了不起!當然別人肯定我是開心的,但這個獎早十年給我,都不會是早,因為我已經做了我要做的事。

「可以講,我人生中從未登過龍門,真正登龍門是去到另一個Grade,才會搵到好多錢,而我搵到錢的定義,唔需要做到李嘉誠咁,只是想做乜都隨時有錢,同埋有一間很舒適的屋。」即是那些千萬豪宅?「嘩,千萬那些M家點算豪宅呀?周街都係啦!哈哈哈!」……

image

image

image
去年在《識法代言人》中,夥拍汪阿姐演兩公婆。「阿姐第一套演出的劇集《拉郎配》,就是和我合作,我都算是她的哥哥。」
image
七十年代末,他和剛選完港姐的繆騫人演活了趣劇《紅豆沙與白飯魚》。「十幾年前我在三藩市見過她一次,之後便沒有再見過面了。」
image

image
七十年代另一經典角色,是在《歡樂今宵》堨X現的阿煩,其唸口簧的說話方式深入民心。
image
79年,他當男主角的年代,在四十五集的古裝劇《名劍風流》中演大俠角色。
image

image
現年8歲的女兒,是他的超級心肝寶貝,一提起便笑到合唔埋口。「我跟她講好了每逢星期三和六都通電話一次,但每次她都說在看卡通,真係激死!哈哈哈!」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