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振順 浮誇

只要看過上月《歡樂滿東華》的觀眾,應該都會認同魯振順在「卡拉之星」的演出,是全晚最爆的一個環節——

他選唱的那首羅文舊歌《全為愛》,甚麼「美過美麗,俏過俏皮,妙哉!」、「全為愛,全為愛」的歌詞已經夠頂癮,還要在音樂過門時,即時爆肚加插台詞,一時說要多謝他的阿爸阿媽和阿x,一時又吊荈琱l說:「希望在座朋友多攭蝷漺x,包你時時有福享,中大獎,唔使走去搶!」

更爆的,是他唱唱嚘q,忽然興起走到觀眾席要師奶們跟他和唱,又跟主席握手,最後更跟一眾主持們來個擁抱!場面猶如在紅館開騷!

大概是他這次的演出太過歷歷在目,想到這次訪問的照片,我腦海中只浮現了「浮誇」兩個字。而結果,魯振順的投入表現,確是令我不得不佩服——

化妝、髮型他一手包辦不特止,還帶備了三套廿年前的登台戰衣來,包括一套鬥牛Look和兩套拉鏈中山裝,不是鑲上了珠片就是印有銀色星星;就算是作為道具的鑽石戒指,他的私伙也比我借來的鑲有更多鑽石,閃得令人窒息!

原本借來的拍攝場地出現了問題嗎?他又即時致電好友黑妹李麗霞,不用半句鐘,便「班」到個給人跳茶舞的酒廊來拍照。就算是每個甫士,他也很用心去擺,擺「隋縶s茶」的指天篤地動作,每一次雙手總會先在胸口前滾動幾個圈;扮唱歌的,他又會張了好幾種口型任君選擇……

相對於很多歷年來都是飾演綠葉角色、甚少接受訪問的藝人來說,魯振順算是浮誇嗎?

其實,黃偉文為陳奕迅填的《浮誇》已經說穿了:

「其實怕被忘記,至放大來演吧,很不安,怎去優雅……

「讓我誇,做大娛樂家。」

對於《東華》「卡拉之星」那次浮誇的演出,魯振順有如此見解:「半夜兩、三點唱,唱俾鬼聽咩?把聲都封喇!但我都會用心去做,因為我係娛樂大家,只係想令人開心隉I一定會受到批評苤A咪由得佢]講囉。嘿!M家呢個年代鍾意浮誇,你正正經經,齯H反而會話你老土囉!」

如此落力演出,一來,只因得來不易。「我要自己打電話搵朋友籌善款,當晚十一點半新聞前要交晒數,你唔交晒數點上去唱呀?又要自己『電』住錢出薄C試過有次個朋友應承鰹蓬X千蚊後,走彏{,咁咪自己啃囉!連朋友都冇得做呀!」

二來,對於一直只演綠葉角色的他來說,能夠成為鏡頭焦點的機會不多,那幾分鐘的時間,當然要好好把握。

 一步一生

正式入行已有廿六年的他,79年加入第八屆訓練班,80年畢業,同期還有湯鎮業、黃造時、景黛音和周秀蘭等。讀了兩個月訓練班,他便開始做「實習」。「其實即是做茄喱啡,例如在《上海灘》,這邊拍我是個鎗手開鎗,那邊又拍被鎗射死,即是自己殺死自己!哈哈哈!幾過癮!」

畢業後,他跟無並惜F四年約,曾經在《富貴榮華》做過歌星,在《孖葉蝴蝶》做過叛逆少年。到開拍《北斗雙雄》時,還以為終於有機會上位,誰料臨時易角。「梁朝偉那個角色本是我的。試鏡後,等了三個月,到開工第一日,我竟然變了角色做攝影師。

「當時來說,我叫做鬱鬱不得志,拍鬙|年都係咁,唔係呀嘛?我要尋找自己鼤z想,要人認同、要博、要出位!咪離開TVB囉!」說時,只見他的拳頭握得緊緊,挫了又挫。

84年甫轉到亞視,便夥拍了馮寶寶演《武則天》的皇帝角色,可惜打後的星途又開始不對路。「我漸漸發覺自己由皇帝,跌到去皇爺,甚至乎大臣,沒有了一個承接。到了86年,亞視改朝換代,一朝天子一朝臣,加上那時剛剛搬了家,跟拍了七年拖的女友有點拗撬,情緒很低落。」

最後他還是決定離開,轉到台灣發展了三年。94年返港後,又回到無芋A但到96年華娛衛視開台,為了那份高三倍的人工,又為了可以轉型做司儀,便跳槽過去。

他有點不忿地說:「我拍了這麼多年,拍來拍去都是那些柔柔弱弱呀、冇厘神氣呀,好悶呀!做到我想嘔苤I一陣又要我做囍n冇鬥志鵅A但我本身唔係冇鬥志赯嚏I」

結果,兜兜轉轉,98年他又返回無芋A繼續演他的綠葉角色至今。

 我真的受傷了

這麼多年來,魯振順的見報率不算高,但其實他曾經有過一單很觸目的新聞,那是86年的事。

「當時我接了一個得五集的劇,拍了足足兩個月咁耐,我好唔開心,覺得個人好似只係得個『等』字,等食飯、等堐情B等去廁所,乜都等!等入廠、等發達,等等等等,等死咩!

「到我拍完最後煞科戲去食飯,點知一個電話打來,叫我第二朝開『零六』,補拍一個鏡頭喎!然後我就捉住別人去飲酒,飲到喊,又喊又唔俾人走。其他人話俾我知,我當時又講粗口、又踢^,把聲又突然變得好粗豪,去完廁所嘔,就打爛滅火器塊玻璃,拿了一塊,鶾q梯度割脈,不斷重複住呢個動作,囍撘虼鴠|圍都係!我當時根本唔係一個人,我都唔記得自己做過呢洁I

「後來我被送去醫院,原來我已經割到見埋骨,九條筋斷了,要用囍n似貓腸牰曀f佢,啎F三個多月醫院!」

他說,那段經歷其實是一樁撞邪事件。「事後有師傅話,原來我住的地方是個『死城』,男人住咁耐會衰咁耐!我當然搬都搬唔切喇!」

然後,他伸出左手的手腕給我看那條很深的刀痕。

「我隻左手M家已經合唔埋,摸乜都唔知,感覺錯亂晒!」茈L拍張傷口的照片,他唯唯諾諾想了良久才說:「都係唔想影苤A別在我的傷口上灑鹽喇,好唔好?」

 假的戀愛

魯振順的調子偏高,語氣有點嗲,予人感覺很娘娘腔,加上他很多時都是演公公太監的角色,難怪大家一直也很關注他的性取向。

「我以前嬲俾人話孿,但M家唔嬲咯,有人問我,我都會反問(音調提高八度):『點解咁關心我感情生活?你係咪對我有意思呢?你肯定是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你食唔到我,你鰜蚴V辱我!』

「其實我覺得,有這種誤會都是因為我演的角色隉I我初初好介意呢類型角色,但TVB就好鍾意叫我做這些角色,咁你俾一個角色我做,梗係要用心去做啦,唔通做到唔嗲唔吊咩?

「我現在沒有拍拖,感情這回事,我已經不是很在意,由得佢喇!命理上,我條命有兩粒孤寡星,是孤獨的,又冇子女,你話信唔信好?」

訪問期間,他有意無意便會提起他從前的女朋友,特別在割脈事件前拍了七年拖那位。

「86年左右,我告訴她很想結婚,她卻說大家根本唔琚I喂,拍髐C年拖,你M家先襄颩琚H你話有冇搞錯?咁同我七年做乜呀?混吉呀?我真係受到好大打擊!

「之後,我在台灣識過女仔碰過壁,返到香港又識過個女仔,又再碰壁,連拍了七年拖的女朋友都可以咁,咁即係整定喇!」

我問他那是否前後拍了三次拖?他很大反應:「唔止!」接茼菬它蛬y在碎碎唸:「小學……」小學都計?「我小學時已經有!我第一個女朋友,到現在仍然會發夢跟她結婚,她叫做伍秀蓮……(下刪二百字)。」說蚖/荂A他露出甜蜜的笑容。

 關於我

除了性取向令人關心,「魯振順」這個名字是否藝名,也是大家最想知道的第二件事。

「真名謘A太公佢]起,都係跟族譜。

「那時初出道不久,我垠茼W去俾人測,對方話(扮老牛聲):『振順』都OK,但多了個『魯』字就怪怪],波折重重囉,少年就不得志,老年就好齱I仲叫我改姓『葉』,話我乜洃郎璊禫鵷{!

「90年代初,我又改為『魯冠亨』,即係冠軍鴾j亨!然後俾人話我個名『New Lung』,用了不久便繼續『振』完就『順』囉!」

我直接了當問他,有沒有嬲人們稱他為「腦震盪」?

他一臉不在乎地說:「唔嬲,有人叫我『滷水蛋』添呀!我成日同人講,唔好激我呀,我震盪謘I再唔係就同人講,我都幾好謘A我係『滷水蛋』謘I有時別人叫我『阿蛋』,我就叫他們叫我『阿順』,我愈來愈老,仲叫『阿蛋』,『老蛋』咩?」

至於他的家庭背景則比較簡單,父親行船,媽媽是家庭主婦,有兩個家姐,其中一個患Cancer離去了,另外還有一個哥哥和兩個弟弟。「聽講本來有一打兄弟姊妹謘A但死驉]夭折)半打咋!當時爸爸媽媽冇乜節目,咪『造』人囉。哈哈哈!如果計十二個,我咪排第八囉;計六個,咪排第四囉。

「不過,最要感恩的,是我爸媽仲健在,八十幾歲,真係多得諸天菩薩保佑呀!」

係囉係囉,阿彌陀佛呀真係!

天皇巨星

來到這個茶舞酒廊,魯振順彷彿返回自己老家一樣,顯得相當自在。

當他換上三套戰衣後,一眾師奶都讚口不絕,饡o他十分歡喜;為了答謝眾師奶的支持,拍過照,脫下戰衣後,他更即場上台獻唱《舊歡如夢》和《愛的路上千萬里》兩首老歌,舞池也馬上堆滿了客人。

「人世間的感情事都只是過眼雲煙,只有人與人之間的友誼才最值得珍惜。」在台上獻唱時,他有感而發加插了這樣的台詞。

獻唱過後,他賺得了如雷的掌聲,便帶蚨”洩滲漁e走下台,我感覺到他那時真的很快樂。

說起唱歌,原來魯振順也當了酒廊歌手廿多年。「那時我跟包蓓莉老師學唱歌,張之鈺是我的師兄,他後來做了我短時間的經理人,為我安排唱歌登台的事,亦因此認識了Bar City三位老闆娘,開始在酒廊和歌廳唱歌。」

至於唱片,他也推出過,是在八十年代初的事,是一張配合他首齣電影而灌錄的同名大碟,叫《天皇巨星》。

「那間唱公司很新,很有誠意去栽培我。皕Ёけo行時,就話執喎!有出街謘A廟街見過、某些唱片店見過。

「那時有記者話我,叫自己做『天皇巨星』咁寸?喂,鶩茈u係電影名稱,我幾時有話過自己係天皇巨星呢?」

我告訴他,曾聞說這碟賣了二百多張,他顯得很大反應:「唔係呀嘛?都冇宣傳。」

這張大碟,他本人也沒有收藏,我千辛萬苦終於找出來,據有關人士稱,這應該是全宇宙的唯一一張,可說彌足珍貴,荍琱p心保管……

每個人總會有被人認同的圈子,只看你這生人到底遇不遇上。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在《娛樂反斗星》中扮洪朝豐「一隻手指捽死你」最為經典。
image
《笑傲江湖》演「東方不敗」,他最難忘那些指甲。「個妝化了兩個多小時,指甲要用雙面膠紙貼,女人真係唔易做呀!」
image
在八十年代初出道時,演出處男電影《天皇巨星》,手上戴虓磽~價值數千元的雷蒙威。「結果隻表咪俾我鶩茪C年女友鬙h囉!」
image
八十年代在海洋公園獻唱《一樣的月光》,驟眼看來,嘴型和樣貌似足蔡楓華。
image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