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目仔時間 崔建邦

個人認為,要不是去年10月梁榮忠發生了「車震」事件,崔建邦在那集《娛樂頭條》把忠仔電話訪問「一個波」傳給李克勤,大概一般觀眾如我,也不會留意到這位《東張西望》、《娛樂直播》和《勁歌金曲》的主持,原來這麼口才了得、眉精眼企!

相約這位在《勁歌》總選被曾志偉謔稱為「微不足道鴷q儀」做訪問,電話中的他,二話不說便應承了,還附加了一句傳媒朋友必定會喜歡聽的說話:「我最鍾意接受專訪!」

訪問前一天,茈L只需帶備一雙Converse黑色布鞋來,誰知他卻自嘲:「對唔住呀!我咁矮,所以我真係冇呢種咁平底麊i鞋。」結果,他帶了三對鞋跟較高的波鞋來,好讓我方便襯衫;拍照時,攝影師茈L把頭側過些少,他又拿自己開玩笑:「我對眼咁細,如果再望咁側,會唔見謘I哈哈哈!」

為了令訪問氣氛更輕鬆,開始前,當我正忙於應付一通電話之際,他在旁細細聲向我示意要出去買飲料,還說:「呢個時候飲瓛牁|開心謘I」不夠三分鐘,一杯清甜的西瓜汁便徐徐送到我面前。

如果醒目是等於自知+識做人+細心+識講洁A那麼,崔建邦一定合格有餘!亦因此,我更明白到為何無邢|這樣器重他,做完台慶、《勁歌》司儀,還為他安排工作至明年 ——

醒目原來比純粹得個討好外形更Buy,所以,當下絕對是崔建邦的Show Time!

我問崔建邦會否覺得自己很醒目,他說:「我諗我唔蠢囉,至於Smart呢?又唔算囉。」隨後,我轉了以世故來讚他,他則顯得很開心,連忙道謝:「我好鍾意人話我世故!可能我曾經有太多時間乞人憎,所以我現在才會多注意別人的感受。

「我上網睇那些Forum,很多人都會話我有乜好隉H又唔靚仔、又矮,講到我好差 ∣∣ 也好,都算是一個警惕,因為我怕有一日大家都讚我做得好時,我會囂,所以我經常同自己講,有好多人唔鍾意自己,要對人好齱I」

樣衰主持

「唔靚仔、唔高大」是他在訪問中對自我多次強調的形容,我問他會否因此而自卑,他說:「坦白講,我真係覺得自己唔高大、唔靚仔喎!到現在都有很多人唔鍾意我,覺得我樣衰,唔順眼,我咁樣咪叫做冇觀眾緣囉!自己知自己事嘛!所以如果我要在這個圈繼續下去,就一定要很有才能。」

我告訴他,其實《娛樂直播》和《東張西望》已經令很多觀眾對他留下了口才了得和醒目的印象,簡單來說,可稱為人氣急升或出了位,他卻有另一看法:「係咩?我自己唔覺囉,因為我做了成年《勁歌》,在一些Function或是大Show,都從未試過有成班記者搵我影相,只是間中才有一、兩個,所以我並不覺得自己有人氣,還未到大家都很鍾意我的地步。但工作量多了又確是真的。

「其實直到主持《香港直播》,我才開始做嘉賓訪問,但做得不好,像個發問機器。那時也有聽過,有些嘉賓來做訪問,有得揀主持也不會揀我 —— 也好,起碼得個知字,起碼坦白。到後來做《東張西望》,才開始叫做好齱C

「對我來說,現在做主持才叫做剛起步,仲未擔得起個大Show。」

去年跟八大司儀一起主持台慶,之前跟志偉一起做《勁歌》司儀不算擔得起大Show嗎?他說,真正撐到場的都是其他司儀和志偉,而不是自己。

隱蔽青年

現在能夠得到TVB的賞識,崔建邦說,雖然談不上是甚麼成就,但會好好珍惜,因為他從前浪費了太多時間。

「中五會考只有五分以下,之後去了英國學英文半年,回來再讀了Computer Graphic。到我找工作時,搵唔到工、對前途又冇期望,咪匿埋屋企打RPG Game囉,打到街又唔去,日日只是落街買個飯,其他時間都是堐惟M打機,廢到埥蠙戚茪蒆ㄦ|驚,起身唔知做乜好,拍拖又失戀,就係咁過了成年!」

猶幸有一天,一位同是隱蔽青年的好朋友,忽然提議一起去學打西洋拳,認識了徐家傑師傅,令崔建邦重拾自我。「我跟徐家傑師傅學了八年拳,他絕對是我的恩人!藉茈揹情A我才覺得自己唔係廢人,知道自己仲存在,仲訓練到我個人大膽了,因為一上台就有好多人睇。而且上台那一刻,一定要好有信心!仲要有很大的決心去減磅、去練。」

那些日子,他參加了七場比賽,贏了六場,叫做找到了人生寄託。同一時間,亦得到一位朋友介紹,加入新城報交通。「入到新城打工,我都好衰謘I可以在電台工作,整個人都變得好囂、懶巴閉!唔識同人相處,搞到好多人都唔鍾意我,覺得我工作態度有問題,報交通我都可以遲到,好冇紀律!結果咪炒我囉!」

隨後,他去了HMV做Sales,「有次一位新城唱片部的舊同事來HMV,看到我竟然說:『嘩,崔建邦,連HMV都俾你做埋,做晒啦你!』本來我沒有甚麼感覺,但回到家洗澡時,竟然哭起來!」

救命恩人

做了半年,他終於遇到工作上第一個恩人。「他是之前新城一個經常鬧我的阿頭,叫『九哥』,我估唔到,他竟然是我離開新城後唯一一位幫我找工作的人!其他那些所謂名DJ,之前都說會幫我留意,但最後連電話都冇一個!

「那時九哥幫我找到一份在港台逢週六日兼職接線生的工作,人工只有二千元,比起HMV的七千元少了一大截,但我想也不想便答應了,因為我覺得至少可以返到電台,可以仲有機會。

「在港台做了半年,很辛苦,人工又低,惟有平日間中做一些兼職領隊,帶遊客返大陸幫補鵅C有晚遇到一位不太熟的DJ陳永業,他問候了我兩句,我便忍不住跟他訴了很多苦,告訴他我很想做DJ,結果他告訴我原來有個DJ選拔賽,很好彩,參賽後,我得到了亞軍,正式成為DJ。所以,陳永業也可說是我另一位恩人。」

做了一年節目後,他又被調派到為星期六一個新節目接電話,那個節目主持叫韋家晴,亦即是現任無邦q視廣播業務總經理陳志雲。「做了一段長時間後,我才知道他原來是TVB高層,一年後他便問我有沒有興趣試鏡。」

結果,03年,他便由深夜播放的《翡翠音樂幹線》主持開始做起。「Click到我在工作上變得上進的,是陳志雲先生帶我入TVB,就算以前做電台,我也不覺得那是適合我的工作。不過現在我在TVB所做的,真的可以發揮到我自己,第二是TVB真的對我很好!所以我一定唔會令他們和自己失望……」得、得、得!收到!

單親家庭

在我開口問崔建邦家庭背景前,他很慎重地提醒我:「如果要寫我家庭的事,記住問清楚我,因為之前有訪問寫錯了,我媽咪好嬲。」

他是個不懂韓文的中韓混血兒,韓籍父親做貿易生意,開過兩間韓國餐館,家境不算差。三、四歲時父母分開,父親有了第二個家庭,他便跟爸爸、姑姐、後母和後母的仔女一齊住,一直都由姑姐照顧。

「我跟爸爸的感情幾好,現在也有常常見面。今年60歲了,是個很典型的韓國男人,嚴謹但不算惡,是影響我性格最深的一個,我比較像年輕時的他,一樣有些脾氣。

「他從來不讚我,似是不會欣賞我做任何事,令我多少有點無形壓力。就像打拳,我參加過的比賽,他一場也沒來看過,但有次我跟他的朋友吃飯,他的朋友竟然知道我贏了比賽,我才曉得他平時對我只是表面上的敷衍,暗地堥銋磭鳦d意我,只是不會說出口罷了,好古惑!哈哈!」

至於母親,是他一定要提到的話題。「上次訪問,我說我師傅是我大恩人,她呷醋,我應承過她下次一定會講她。」

他跟父親同住,至十二、三歲才轉跟媽咪住。「那時媽咪一上班,屋企就只有我一個人,結果便養成了懶散的性格,只識打機,咪做埋隱蔽青年囉。

「那時候,媽咪都叫我唔聽,應該放棄鬻琚A覺得呢個仔教唔教都罷!哈哈!佢仲同我講,只會養到我三十歲,每日俾我幾十蚊就算咯!哈哈哈!」

好彩,最後伯母終於可以慳番好多「幾十蚊」。

崔建邦的英文名是爸爸改的,叫Amigo,是西班牙文「朋友」的意思,聽起來感覺十分親切,彷彿隨時歡迎別人認識他。

但我忘記了,其實朋友也有分認識的程度和底線——至少,這位朋友便不想講關於他和唐詩詠那一年多的感情。

「其實都唔介意鵅A不過睇嬼艘X多囉……嗯,我唔係好想只係講兩個人的事,不如你換個方式問我,例如只是問我對感情的看法,可能我會答得舒服齱K…我同佢始終是兩個獨立個體嘛,我唔想好似講到人]……我又不是甚麼天王巨星,其實都冇乜浀n講,只是普通人做普通人的事,我都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呀!」

經常被雜誌偷拍到拍拖,嬲嗎? 「唔嬲!讀者看到那些照片,覺得是怎樣,我們又沒有否認,那大家都明白吧!始終是兩個人的事,我單方面講好像對她不太公平,講得太過份,又好像對她不好,講得不好,又驚佢嬲喎!(你驚佢嬲?) 「都會謘I你講朋友唔好,都會驚朋友嬲啦!」

然後,他索性玩自問自答。「不如你問我,M家感情狀況點呀?我會答你,係相當穩定鵅I咁夠唔夠時間相處呀?我又可以答你,係有足夠時間去相處鵅C咁夠料N?」

Muchas Gracias!(西班牙語,「謝謝」的意思。)

image

image

image
小時候在家慶祝生日,和姑姐朋友的仔女合照。
image
97年在英國讀書,崔建邦(右三)跟同學一起吃中菜,那時17歲,只有112磅。
image
中二時參加「英詩讀誦」比賽拿了季軍,上了報紙。「我媽咪都為我高興過謘I因為冠軍是拔萃,亞軍是喇沙,而我只是讀東華三院張明添。」
image
為參加打拳比賽,他曾經試過三日三夜沒進食來減磅。
image
和徐家傑師傅關係亦師亦友。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