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加與我 陳秀珠

這個訪問,令我認識陳秀珠的兒子陳迪加,比認識珠姐本人更多。

「我個仔呀,初出世時雙眉都幾靚謘A嗄,點知大大鵅A雙眉竟然似足我,愈來愈八字眉,哈哈……我鍾意食蟹,我個仔又鍾意食蟹,我試過讓他吃辣,點知M家仲食得辣過我……我個仔以前不是常常喊,好好湊,直情冇人知有個BB鰜峊齱I但現在他反而成日喊,自尊心幾強,唔衰得嘛……我個仔鶧}剛學行時,試過成個人『砰!』一聲跌落地,嘩,我心痛到呀,結果我本來對地毯敏感,都要即刻鋪地毯……現在開始識揀衫,開始識貪靚啦,最鍾意我幫他操刀剪頭髮,因為有得睇卡通片嘛……有時見我返到屋企個樣好,我個仔都會主動幫我踩背,嘩,舒服到呀……我個仔……」

然後,兒子的電話來了,珠姐語氣馬上由急速變成溫柔,笑容一樣甜到漏。「補完習?嗯,好啦,睇一隻碟好啦……」

儘管,她在《男人之苦》中的「Auntie蘭」說話有多尖酸刻薄,在《金枝慾孽》堛漪茼Z,又有幾攻心計,天下女人,其實都一樣,對茼菑v的骨肉時,要幾溫柔便有幾溫柔,要幾緊張便有緊張,「我個仔」或「我個女」的話題,不用搜索枯腸,都可以隨時U得出;更何況,珠姐由兒子還是胎兒至今這七年多來,兩母子都是相依為命,對她來說,兒子怎會不是她的一切寄託?

「有了孩子,真係冇鬫菑v,將來如果我承受不到他的功課壓力,我分分鐘會跟他走(離開香港),始終,M家個仔先係我心肝寶貝,你還是寫我個仔炾捸I哈哈!」

大抵,要真正知道陳秀珠本人的事,我應該要訪問佢個仔。

除了04年《金枝慾孽》外,近十多年來,陳秀珠已經很少做訪問了,因為她既嫌自己沒甚麼話好說,又覺得拍照時要化妝整頭很麻煩。

至於做雜誌封面主角,99年她也試過,那是一篇她在美國未婚懷孕的報道,照片是她腹大便便的模樣。「佢](指那雜誌記者)好勁、好大Budget呀,我戥佢]辛苦,咁遠薇魽A又要日日在我家門口等,所以我唔嬲謘C其實生仔咋嘛,有乜特別呀。哈哈。」

珠姐說,每個女人總會到了一個階段,便會有生BB的想法,而那時候,她便正處於這個階段。

「未婚生BB,和As一個Single Mother,對我來說好大壓力!幸好當時我的家人和好朋友都很支持我;然後,我又會想到孩子出世後,他會否接受到自己是單親家庭出身呢?他返學後,總會見到其他同學有Parents謘C好彩我最終都可以令他覺得沒有缺乏些甚麼。

「至於對外的反應會點,我控制不來。最初,我仲以為別人一定會以另一種眼光來看我,不過現在日子一過,我發覺其他人對我的眼光,比想像中好,大家都很包容,好OK,令我覺得自己就跟一般媽咪冇乜分別。」

懷孕時,珠姐雖然已經年屆四十,但健康情況比很多年輕孕婦還要理想,可以自然分娩,醫生唯一叮囑的,是她不能過重。

「我當時陀得好舒服,別人又嘔又暈,我一瓥冇,不知幾好胃口,不過我生完要出來拍戲,醫生都限住我不能肥過四十磅,因為當時我已經唔係後生,太重的話會很難減。結果我那時只肥了三十二磅,只有手和臉部肥了少少,生完後就冇事。」

為孩子改了一個鹹蛋超人的名字,珠姐說純屬巧合:「因為我鍾意個『迪』字,他又在加州出世,迪加、迪加,我覺得幾好聽呀!直至回來香港後,我才知這是鹹蛋超人的名字,之前都唔知迪加咁出名,好彩我個仔好鍾意超人,他的同學都叫他做『超人迪加』,他鬼咁鍾意!哈哈!」

她形容,迪加的出現,令她的生活Totally Change,亦令她開心了很多。「之前我常常跟朋友出去摸酒杯底,要不就在家崿s碟,鍾意幾夜埭N幾夜唌A現在想起來都幾浪費時間,好冇目標,只得Enjoy,沒有甚麼得荂A幾頹廢。現在有了孩子,就一定要早唌A就算有劇集想睇,都要錄低佢,又要擔心他的功課成績呀、健康呀……有鷘洁A我個人當堂有晒目標!」

兒子下個月便7歲,9月便會升小學二年級,我還以為,在美國出世的他,順理成章會被安排入讀國際學校,誰知珠姐卻有另一個想法。「我真係唔俾佢咁梳乎呀!返學只係玩。我好想他學好中文,所以我選擇讓他讀私校,入讀民生,看他每星期默書,我先知他學的都很深,但谷谷鴾S得喎,原來細路仔其實冇乜洐爣o,只是看他會不會谷出來。」

她對兒子的成績要求不算高,反而家教卻看得比較緊。「孩子在外面,就會反映父母的教導,人家父母不是公眾人物,這方面都會有壓力,更何況我是藝人,很多人都會識我個仔龠咪。」

然後她露出一副甜到漏的笑容來,有感而發:「咁又7歲喎,好似種花咁,要培養,又可以見到效果,真係幾好玩謘I」

我問她,兒子是否她當下最大的安全感,她反應很大地說:「嘩,如果冇鼳\,我都唔知點算!始終他真的令我好開心,我和他已經太Close了,對我來說,他簡直愈大愈重要!由BB到現在已經懂說話,可以彼此有交流,好開心!

「他間中會突然跟我說:『媽咪,I love you!』根本不用做甚麼,我便已經很心甜了!呢曮}叫做回報囉!」

關於孩子的父親,珠姐從來都是三緘其口——包括對迪加。「我有問過他,其他同學都有爹],會不會唔開心?但他覺得有媽咪已經足夠,因為他從小都沒有接觸過父親,亦不會問我有關父親的事,因為他唔鍾意問。」

何會想過為自己找個伴?「在我這個Moment,伴侶並不重要,因為我已經有個伴,再者,我實在沒有這樣的時間,也沒有這樣的心情。」

照計,應該會有人追吧!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去年我跟個仔去美國迪士尼郵輪,都有遇過一些對自己有意思的人,我朋友叫我留下來,但我要趕住回來,讓他上學,所以也沒有開始。或者遲些啦,等個仔再大些先算。話晒我As一個Single Mother,要更加錫個仔多齱A因為他已經比別人少了一Part,如果我去拍拖而忽略了他,咁個細路點算呀?」

她說,就是連兒子,也不喜歡她親近男性。「有次去台灣和龔慈恩一家去玩,我抱住個仔跟她的老公合照,我個仔竟然推開人!那時我才發覺他原來很不喜歡我跟一些叔叔站在一起,好唔鍾意我跟男人企得太埋,你話咁樣我點拍拖呢?

「但如果個仔將來大個齱A佢自己拍拖都唔俾我拍儭隉A咁就唔得苤I」

驚結婚嗎?「驚!就算將來有機會,我都會好小心。以前冇細路哥,一識到男朋友,我就會全副心機放在他身上,連爹]媽咪都唔見,結果我媽咪咁就唔鰜蛂]01年去逝),睇番轉頭,很多事情都會好唔開心。」

但女人畢竟要有個好歸宿呀。「姻緣我要不來呀,不是我掌握之中,試過了,都唔好玩鵅A咁傷心,冇乜得益,拍髐說B七年,都唔短時間,到頭來都係得個桔。

「一個男人,隨時會變,亦唔知佢幾時變,幾時走,走鰲N冇。好儱穔M會好到尾,但唔好的話,就會好傷!細路仔壞的話,還可以控制到,只是睇你點教,但男人或老公,始終是個個體,不是跟我流同一樣血,不是跟我同姓嘛。

「我現在有個細路仔,總會感覺到大家都是錫對方;但男朋友喎,我夠錫佢啦,結果咁又點?從前的經歷告訴我,細路哥才會陪你一生一世,男人就未必會。」

話雖如此,珠姐其實並非完全對男人絕望,尤其是當看見她美國女性朋友們的另一半時。「我信世上總會有好男人,不過已經是絕種動物!好像我在美國的朋友那些Husband呢,正到呀!然後我那些朋友就會叫我過去美國:『過來就會有這些好的絕種動物苤I』

「不過我點都會等個仔讀完小學,或者看他受不受到香港教育先算。」

小迪加,醒水啦。

港姐阿媽

陳秀珠今年47歲,並不是甚麼天大秘密,畢竟她是79年港姐出身,參選時才芳齡廿一,有數得計。

當年她有青春有美貌,三甲不入,卻成為無赤嵽飽A為《K-100》和《體育世界》等節目做主持,又為《風雨情》、《痴情劫》、《北斗雙雄》及《鍾無艷》等劇集嶺萼竣k主角,86年更主持過世界盃。

然後,歲月催人,珠姐開始演的都是綠葉,對手由當家小生,變成劉家良、于洋和李成昌,還有一班廿多歲的年輕偶像演她的子女,感慨嗎?她擰擰頭說:「我現在是這樣的Age,是生得出那些廿多歲的嘛!最緊要唔好整個阮兆祥蟈N得苤I」

接荂A她又想起兒子。「佢會揀我拍嚗@邁說A例如上次我做《火舞黃沙》,佢就唔睇,仲同我講:『都唔知做乜,成套戲坐鰜蛂I』哈哈哈!咁又係喎!然後我就同佢解釋,我拍這齣戲最舒服,我又啞又跛,只係坐,他又會話:『唔係呀,你個樣好精神呀,你只係唔出聲咋嘛。』反而《金枝慾孽》他就有追,因為他很喜歡如妃,然後就話我:『你好衰,又惡,又打人。』」

眼前的珠姐,皮膚和身形都Keep得很好,唯獨令她最煞有介事的,是坐下來拍照時有沒有凸出腰間的車恁C「我M家Keep得好,只為拍劇,因為那是工作,要用最佳狀態示人。」

結果,她還是較樂意拍張站起來的照片,還刻意模仿當年參選港姐出場時的甫士。「我係二號陳秀珠。」

對照一下,唔知小迪加覺得邊個媽咪靚攭O?

image

image
82年演《痴情劫》中的失常女子,與石修傳出緋聞。
image
在《金枝慾孽》中的皇后角色,演技得到很多觀眾認同。
image
仔仔迪加是珠姐的一切。「沒有我個仔的話,我的人生都不會有目標了。」
image

image
83年與周潤發和梁朝偉合演《北斗雙雄》,她說,那頭鬈毛,是天生的真頭髮。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