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The BIG Deal? 袁彌明

訪問是在那輯床照曝光前進行。

袁彌明說,入娛樂圈,很多事情都早已「預驉v,其中包括以肥示人—「我肥,的確會招來話柄,不過我都預驉A始終我確實是有這種病(季節性影響失調)。」

5月底,她明明剛過了暴肥發病期(每年11月至翌年4、5月),但《肥田囍事》監製一句要她增磅,結果108磅的她便在一星期增了十多磅,成為她最肥的一次!「既然全港市民都見過我最肥、最核突嚗芊A我仲有乜好驚隉H以後就算要我演醜女都冇所謂啦!」

另外又包括,隨時成為緋聞女主角。去年11月,她是梁榮忠「96小時苭|女」報道中的其中一「女」。「那次是他出銅鑼灣,順道載埋我,我同佢甚至可以話幾生疏,但之後在化妝間見過他一次,大家都知要避忌。」

還有,她父親袁弓夷在美國的上市公司欠債兼遭清盤,有關報道都少不了在父親前面註明「袁彌明」三個字。「我同爹]都冇介意呢瓥纗D,因為我]根本唔會影響到對方。」

不怕以最肥一面示人,不怕有緋聞,更不怕家人被報道,可見袁彌明早已豁出去,但偏偏訪問後一星期,她和男友Terence的一輯床照曝光,她形容自己幾乎要崩潰!

「我冇諗過,咁舊麍蛦ㄔi以奏f出謠縑K…」

查實娛樂圈有更多事情根本唔到你預。

和男友Terence林清泰的床照曝光,袁彌明說,猶幸照片中的自己有茩m。「輯相其實已經係好耐之前影落,當時我只諗住即興影幾幅相……總之我以後都會小心,唔會再影呢類相。」沒有其他更激的吧?「冇!只係得報道刊出來的那幾張。」

袁彌明肯定地說,那些照片的來源,並非由男方發出來。

「我睇過篇報道,幾乎都係針對佢,成篇都係話佢衰,加上我知道佢性格唔會咁做,對佢冇好處魽A所以一定是第三者!不過我唔知係邊個,亦唔想去猜測,因為我唔想去憎一個人。」

關於她和Terence這段戀情,據報道說,是04年在電盈工作時開始的,由於去年男的轉投廣告公司,女的參選港姐,惟有把戀情保密。

但向她求證,她卻說:「(拍拖)都好耐翵ヾA我唔想講。我只可以講我]已經好耐冇聯絡同見面。」那此事以後呢?「嗯……總之大家都冇聯絡。」彼此已經分了手?「都係好耐翵が捸A我唔想講。」分手時和平嗎?「和平。」而報道中指男方在拍拖期一腳踏兩船,她則答得更斬釘截鐵:「呢洇畯禶Q講。」

至於Terence跟韓君婷早前在Volar攬實咀天光兼齊返女方寓所,袁彌明說,她都是看報紙才得知。事後有遇過韓君婷嗎?「冇呀,其實都唔關我事啦!」

她說,為了令此事盡快淡化,她打算以後也不會再回應半句,即使是往後的感情生活,也一樣不會公開。

「我唔會公開,亦唔想俾人影到,總之唔會高調,唔會拖手出街,我一味話對方係我朋友,你都奈我唔何謘I除非你影到我有特別洁A咁我咪認囉。

會揀圈中人嗎?「唔會,我唔鍾意男人靠樣搵食,我鍾意做生意的男人,有魅力齱C」

袁彌明的確是個目標很清晰的人。

03年,她在美國Tufts University修畢經濟學後,回港在電盈當見習經理,月薪二萬多,幹了兩年,臨近升職可以拿到三萬多薪水之際,卻跑去選港姐。「那時我做得不太開心,本來已經打算轉工,有朋友(陳苑淇)提議我去參選,我咪當玩鵅A當一個人生經歷囉。到我參選那一刻,我就知道,選港姐是有得冇失!」

問她參選目的,她很老實說:「其實我早就諗定將來會做生意,或者是開Artist Management。不過我覺得成名之後,做乜都會方便齱A入娛樂圈有番少少名氣,做生意會比較容易,好似陳妙瑛已經是人辦。

「當然,如果我鰫O行做得好,咪繼續做落去囉;想退出,咪走囉。我咁講並唔係唔志在,我都想在離開娛樂圈時,都已經有點成就!」

結果那一屆,她輸了給「勁敵」葉翠翠,三甲不入,只得到個「旅遊大使」獎,飲恨嗎?「我寧願輸得唔抵,好過贏得唔值,輸得唔抵會有人支持,贏得唔值會俾人踩。起碼我當時輸驉A即刻就多艫ans,形象都會正面一點。

「我知道佢(葉翠翠)好想贏、好想垂a軍,所以佢有問我意見,我都有幫佢,因為我都覺得佢好有港姐格,我呢種咁細粒、個樣又細個餰ype,好少機會被選中。」

資料顯示,選美完畢後才兩天,袁彌明便已經跟無並惜F一年約,如此看來,她已經達到參選港姐的目的。「其實那只是港姐合約,大家誤會晒。」

但事實上,她落選後兩星期,公司便派她主持《娛樂直播》以及參演《匯通天下》,其後還客串過《通天幹探》和台慶劇《肥田囍事》。

「人]話做藝員要周不時去找監製自我介紹,我唔識謘A我只識同人Social,唔鍾意同人Sell自己,我覺得應該係我經理人幫我做囉;但如果真係要我咁做,咪做囉!好似我現在未有劇,見今日荓o幾靚,咪上去喜劇部行個圈,同監製傾擸U。」

「杜琪萴蕨L,作為藝人,如果連向監製自我介紹的勇氣都冇,咁不如唔好做,其實都琚C」

有傳她每個騷只得800蚊。「咁又冇咁少!有婚紗廣告拍呀、有剪綵呀,咪OK囉,不過都唔計得多,咪當M家係投資期囉。」

畢竟從前在電盈二、三萬一個月,收入點計都是少了一截,點捱?

「講真,二萬幾三萬蚊人工,我唔覺得好多;二來,我選港姐前有炒銅鑼灣嚗荂C我用那筆讀MBA的錢同媽咪夾首期,供髐C、八個月就賣驉A賺到一筆,M家可以慢慢搣,加上我有繼續投資,這些才是我真正收入來源,所以TVB收入對我來講係Nothing!如果我真係要問阿媽姪先夠用,我一定唔入娛樂圈!買件衫、買對鞋都要諗過,咁仲得了?」

袁彌明確實不用為錢愁,皆因父親袁弓夷於美國有間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雖然這年來不斷有報道指欠債兼遭清盤。

「我只係見到報道話欠債三億,有衋~親!但其實冇事呀,我屋企經濟狀況冇事。唉,做生意洁A好多時都係你告我、我告你啦,而且一樣有好多人欠阿爸錢啦!」

其他家族成員,一樣有頭有面。袁彌明屬寧波鄞縣西門袁氏後人,家族成員包括有曾向孫中山授大總統印、解放後受毛主席接見的同盟會成員袁希洛。

爺爺袁勃,則經營相機器材,除了自設廠房製造電子產品,亦曾在寧波開辦個人影展,更先後出資100萬美元和200萬人民幣在上海設立「鄞縣西門袁氏慈善教育基金」和「鄞縣西門袁氏慈善助老基金」幫助內地同胞,更曾經濟擔保已故名畫家陳逸飛留學美國;至於哥哥袁彌昌,現既進修Strategic Studies博士課程,亦於港大校外課程教授戰略研究。

「爹]劗銗@世代代都做官,都叫書香世代,不過就好低調。M家紅都係紅商人,我屋企就算做官,人]都唔會覺得好顯赫,鰫O個年代,直情Not a big deal!」

有這樣的家庭背景,介意別人把你看成賺錢買花戴嗎?「係又點?我覺得唔需要遮遮掩掩,總之我收入來源就唔係TVB,我同屋企黻]政又獨立。係咪真係賺錢買花戴呢?又唔係完全,我筆錢用完都係冇,我投資失敗都係冇。如果人]要咁講我,咪講囉,做得呢行,我就預驉C」

A BIG Deal

訪問於那輯床照曝光前進行。

袁彌明說,傳媒的報道一直也沒有影響過她,皆因她看得開,皆因大家(她和傳媒)都不過是搵食。

唯一令她感到最戚戚然的事,就只有被雜誌封以「肥明」這個稱號。

「我真係好介意!個名好似大肥佬、好似中坑咁,我好唔鍾意!」

訪問一星期後,床照曝光,她仍然表示傳媒的報道沒有影響過她,但末段卻大不同了:「不過,呢篇新聞的確令我好唔開心!比起那些『肥乜』『肥物』的稱號,呢件事我真係介意好多倍!報道出街那天,我有喊過,一有朋友打蟆搷琠峈怞w慰我,都好易觸動到我情緒。

「我甚至諗,個個都見過我咁肉酸麍菕A我以後點見人?如果第時我因為呢欓蛚靋囓X,咁點算?我覺得件事對我演藝事業只有少少影響,但對我自己就影響好大,我最唔開心,係有被人出賣儱P覺,好委屈……」

查實,除了娛樂圈有很多事情冇得你預,亦同樣有太多事情冇得你預。正如袁彌明沒有想過一輯即興拍來玩玩的親密照,結果會令自己變得不愉快;而我,亦沒想過這篇本來在一星期前已經寫好的訪問,要在放大假期間重新寫過—

掃興的事,人生何其多!

image

image

image
Form 1時,有師兄找袁彌明(右)和同學拍沙龍相,這個樣,比較像現在的她。
image
3歲時,由爺爺袁勃操刀在他家拍的。袁彌明說:「影得好好呀!不過唔明點解我影時冇蚇ョA只得條襪褲!」
image
成為梁榮忠「96小時苭|女」其中一位後,袁彌明一點也沒有動氣:「我同佢都幾生疏!」
image
父親袁弓夷的公司遭追債兼清盤的消息,被傳媒經常大肆報道,袁彌明說,屋企經濟根本冇影響。
image
因為患了季節性影響失調,令袁彌明變得脹卜卜,當事人直言「預驉v。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