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女人 郭錦恩

在很多人眼中,郭錦恩是個有錢女,更是個愛談論性愛話題的鬼妹仔。

她在美國長大,擁有一張典型的竹昇妹面孔,英文比廣東話說得更流利,入行十多年來,拍過電影,做過幕後,搞過藝術文化演出,又從事過兒童教育工作,但偏偏人們最記得的,卻是她曾經在有線主持過清談節目《女人心》,跟另一主持鄧達智高談闊論對性的看法。

她無奈地以半鹹淡廣東話說:「我其實好保守。好似我排這個舞台劇(《VV勿語》),劇組人員要我扮唔同鴭D吟聲(叫床聲),但我覺得,咁點對得住我老公?雖然我是演一個角色,但把口始終都係我鵅A始終過唔到自己劗騿C」

結果,這場戲,由另一主角羅冠蘭頂上。

人們對她最深刻的印象,還有她是永安百貨創辦人之一郭泉的後人。

這個,她更加無奈。「其實我都唔係好知個家族翵ヾA一直以來,我自己賺幾多就用幾多,從來唔會用屋企錢!」

然後,我看見她這天尷滬I囊,我都有一個,價值179蚊。

外界對她身世和形象的看法,她懶得理會,畢竟,家庭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

所以,在這個訪問堙A關於她的三個子女內容,至少佔了一半;所以,從這個訪問堙A我已經知道她六歲大兒子Wolf,熱愛廚房,但也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她三歲的女兒Red,經常嫌街市又臭又污糟,最愛扮靚穿媽咪的高跟鞋;她一歲多的細仔Kiva,則最喜歡搶家姐的眼鏡戴,然後家姐會蝦細佬,大哥又會為細佬還拖,再然後,三兄弟妹又會一齊蝦番阿媽……

查實,任何身世和形象的阿媽,談到仔女都會甜絲絲;郭錦恩,也只是個普通女人。

這天,郭錦恩為舞台劇《VV勿語》排練獨白,內容大膽露骨,開口埋口都是「陰道」和「陰毛」,看見攝影師哥哥坐在面前不停拍照,她顯得有點尷尬。

為免我誤會,她跟我說明:「這齣劇雖然是關於女性鶣蛂]私處),但實質有關性愛的內容,只佔很少。」

要這樣說得清清楚楚,只因,她知道外界一直都誤會她是個作風豪放的鬼妹。「我初初排這套劇,大家都以為我會好放咁去做任何洁A但其實有好多內容,都令我好尷尬。」

不會談性

令人有這樣的誤會,只因她年前主持過的《女人心》,談性說愛正是節目賣點。

「呢個節目都係講好多元化洁A每星期只有一晚講性,但外界就會用呢方面螺y新聞,以為係主要話題,咪由得人去諗囉。

「我唔介意講有關女性敏感話題,因為香港冇乜人敢講,或者想研究呢個話題,又唔敢開口,但我覺得呢個話題是有需要去談論,不過,我就唔太鍾意講我自己私人的敏感事情。」

至於郭錦恩當年有關性的言論,是否如此大膽開放?我沒有收看過那節目,我並不知道,但節目另一主持鄧達智的個人專欄卻有以下形容:「我們曾經一起為有線電視主持的『性談』節目,無論多大膽,往往被電檢處投訴的是筆者不是她。」

對外的性言論,她甚有保留,而對仔女的性教育,則採取自然手法。「我諗,現階段,只要讓他們接觸得多,和知道男女身體的分別,就唔會覺得係乜洃@回事,甚至會更加尊重男女之間翵ヾC

「好似我六歲大仔個女仔朋友薛瓻峊曭情A佢]竟然閂埋房門,我入到去就見到佢]鬺伎蛌捱礡A大家都有衋爭慼A個女仔仲好叻咁話:『我]M家玩緊Family呀!』原來他們這種年紀,已經有這種很初步的意識。我問朋友,她們都話其實係正常,因為佢]都唔知當中有乜狪a儱N識,所以唔使理,咁我都放心齱A咁我咪叫我個仔以後唔可以閂門囉。」

明星咪搞

在演出這齣舞台劇前,原來郭錦恩已有十多年沒有在幕前演出。

她87年當選全美華埠小姐冠軍,我問她那時是否為了入行而參選,她很大反應地說:「我鶧}都唔知入行係乜牁N思。我(於UCLA)讀Theatre Arts,見個選美有天才表演,再加埋頭三名有個Free Trip去香港,咦?抵博!最後我真係有個Free Trip,已經好開心啦!」

結果來到香港後,遇蚢聽搢疑鉿w排試鏡,她便因此當了一年電影明星,又回去美國繼續學業。再回來,卻轉職為電影幕後,間中才在幕前客串演出。

「我鍾意做幕後多過做幕前,因為我唔鍾意人]點我做洁A我自己太多意見,每次臨埋位,我都會對住個導演問三問四:『導演,點解間屋都唔襯個角色性格鵅H』搞到好似好挑戰、好唔尊重導演咁。」

不嚮往當明星那些五光十色的生活嗎?「我唔Enjoy!要生活而去打扮,我唔係好舒服。做明星,乜都要靚為主,咁究竟要買乜浀W牌先可以代表到個身份呢?其實係自己辛苦。嘩!出街要好自信咁睇人]點睇你,我好怕!

「我有囍n朋友都是明星,我覺得佢]鴷肮’n辛苦,你過自己餲rivate Life,都要有個好低調屪壑H樣:一定要戴黑超同一頂型型]鼢U,甚至連入室內都唔除。有個朋友薛瓻峊齱A仔女問我:『點解佢唔除眼鏡(黑超)鵅H』唉,你話點講呢?」

唔識搵錢

放棄做明星,郭錦恩這十多年來,做了很多事,包括為電台及電視台做主持、為電影做資料搜集和副導演、編寫舞台劇,以及從事兒童教育工作……作風率性而為,十足藝術家。

「我好鍾意從一個Idea變為一個現實,例如我想做一個有狫儭僂@,我就會寫個話劇出薄A其實都係要設計洁A然後可以咧鴠X蟑琱H睇洁]發表創作)。」

但,搞藝術搵到食咩?「我咪搵份自己鍾意又過到自己劗騿A又有欓D戰性鴾u作囉。

「好似《女人心》係最成功(最佳例子),因為我又有收入,又可以好Free咁講到自己想講洁A又可以唔使放好多時間,又唔使理形象,我就已經好開心!

「間中拍儮q影,搵翵銗L炾窗K…你知啦,香港好容易做到洁]找到工作),咁我咪搵瓛紞roject做懱暙o。我唔識搵錢,但我鍾意做自己洁A我又會識儲錢,我又好慳,所以我咪儲埋到一躠o。」

從事兒童教育工作,是她這幾年最落力做的事。除了辦過兒童語言工作室,早前更在筲箕灣聖馬可小學教授英語。「我痡虴馱T個Course,做完話劇之後,先會再教番。」

最近與朋友合作推出了兒童雙語教學DVD《小龍與小克》。「DVD個Project,都係自己姪出蟆窗C我老公話,我所有工作中,這是最賺錢的Project,因為香港有細路仔的Market,但我都冇時間做宣傳,結果都好似擺鰜訬搳C

「其實我都算開心,因為我追求洁A鬺餫ife唔係咁難得到,我唔係咁野性(野心)去追求某洁A唔係咁物質,我覺得物質會令人唔開心,所以我冇齛堶n求。」

不是闊太

有容易搵錢的明星唔做,卻跑去做其他不太搵錢的工作,難免令人想到郭錦恩的身世——上海四大百貨永安創辦人之一的郭泉後人——家底如此雄厚,賺錢不過買花戴。

「好多人都有咁諗我,但就唔知我唔鍾意花錢去買衫,如果人]要亂諗都冇辦法,因為我老竇鶖a人確實係個大家族,但我鰬國長大,根本好多親戚都唔識。

「齯H咁諗我,其實都幾煩!因為我個名或一個家族個名邁誧麊懋|階級,太表面、太簡單,我又唔係讔鴾荂B少奶奶,你話我似唔似呀?

「我試過有次戴我唯一一隻鑽石戒指出街,去完洗手間,個阿姐就問我,鋅盤隻戒指係咪我……你諗鵅A我可以咁烏龍、咁唔注重呢禷Q重洁A連我老公都叫我唔好再戴出街,收埋好過。」

但我看名人Ball場,間中也會有你的芳蹤啊!「我有時去,都是想搜集資料,因為我鍾意睇齯H嬼鉏芊A好想將來可以寫一個研究女人醜態嚗@本,如果你唔去,又點知咁多呢?橫掂我可以有能力去另一個世界,咁我咪會扮好開心咁去囉。有齯H真係可以扮到咁作狀咁出薄A見到我咪惟有笑囉。

「雖然我可以入到躞i高貴鵀a方,但我查實鍾意同我一班電影幕後朋友去囍a道地方食洁A至少大家都係普通人,我可以講乜炡ㄘ齱A而唔係要擺樣謠洁C」

她自問最不像個闊太之處,是出街會自己湊細路哥。

「我有齯p學朋友都係灟I景(上流社會)鴾H,有時星期日我帶齯p朋友去Club食飯,撞到佢],佢]就會問我:『點解唔帶埋個工人蟈窶虒禲H咁辛苦,點做呀?』佢]係一定要帶工人湊細路鴾皏丰丑A唔可以自己去落手落腳。

「我出街唔會顧咁多,其他人見我拖住幾個細路去街市,都會問我點解唔帶埋工人,咁我鍾意儦嚏C」

都說她只是個普通女人。

細路大晒

仔女在郭錦恩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外人並不難察覺。

像這天,我跟她在綵排室甫見面,她正在以橙汁和兩個麵包當早餐。「我琩息馴J女返學先過薄C」看見舞台劇的導演走進來,她又對他說:「我今日想六點鐘走,因為我要接仔女放學。」

又要排戲,又要湊仔女,唔咩?「謘I不過我就算幾,每晚返到去,都要陪佢]睇書、堐情A有時三更半夜,又總會有一個嘈醒我,我自己都唔夠唌C不過如果呢次又唔陪、第二次又唔陪,就會好容易影響到關係,所以我想做電影洁A都要等囓J女再大個囓做,M家惟有做住瓛茠屆]小型)餲roject先囉。」

問她可否讓我們拍下她銀包內的孩子照片,她說怕老公介意孩子上鏡,提議拍張如此「隨意」的Snap Shot,好讓她跟老公解釋。

至於左下角那張BB相,則是她細仔Kiva剛出世時拍的。「個舞台劇最後一幕,是講生仔,羅冠蘭唔知係點,我咪Print呢幅相俾佢睇囉。幅相餥iva,當時好多身上面洁]羊胎水、血和糞便)都未抹,見到他第一次的呼吸,感覺很神奇!」

這幅初生BB相,現在已成為了她劇本的封面……嘩,真係阿媽得佢呢。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99年9月9日,她與猶太籍丈夫在意大利中部Siena舉行婚禮,婚妙由鄧達智(前右二)為她設計。
image
郭錦恩演出過的劇集不多,這是93年她於港台劇集《裁決》中的劇照。
image
98年執導《迷失森林》,找來了前男友呂良偉做主角,獲法國Deauville電影節「最受觀眾歡迎獎」。
image
當年與鄧達智主持《女人心》,令她被外界誤會是個思想開放的竹昇妹。
image

image
郭錦恩說,丈夫婚後,經常呷仔女醋。「其實佢都係一個細路哥!」
image


Copyright (c)2007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